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韶美小說 > 都市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零一章:夜如何其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零一章:夜如何其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6 23:47:42

-

冰冽的臉微微發紅,似乎連耳朵也紅了,聲音輕得彷彿在自言自語,語氣有些嘲諷:“很好笑是不是,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了,自從在風滿樓相識,明明隻是短短兩個多月的相處時間,可是你卻總是能輕易的讓我感覺到溫暖,讓我明白,原來這個世界還是有人願意關心我的,你捨命救我們,你在仙水鎮對那些孩子們說的話……你和彆人是不一樣的,你有著不屬於這個亂世的熱血心腸,那種感覺讓人很溫暖,而那種溫暖真的對我來講很重要,其實我真的……真的……”

這番話對於淩汐池來說無疑是大地驚雷,或許是太過震驚,她還冇有想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便劇烈的咳了起來,臉上頓時一陣火燒般的感覺。

冰冽看著她漲得通紅的臉,苦笑道:“所以,我想帶你離開王宮,我想讓你遠離一切的江湖紛爭,我不希望我會連累到你,你應該有好的生活,我現在真的很後悔,我不該帶你來烈陽,更不該讓你落入蕭藏楓的手中,蕭藏楓他……他配不上你……他……我……我也知道我不該對你抱著這樣的想法,你還是一個小姑娘,我也知道這樣不對,可是我控製不了我自己,你說我該怎麼做纔好。”

淩汐池頭腦發懵,無言以對。

眼見冰冽又抱起了一罈酒,她咬著嘴唇戰戰巍巍的問:“冰冽,你……”

不問還好,這一問,突然冰冽目光一抬,伸手抓住她的雙肩,帶著她一轉,將她的背脊毫不留情的抵在了一根柱子上。

淩汐池一吃痛,剛想伸手推開他,誰知冰冽竟一把抓住她的手,眼睛定定的看著她,眼神中包含著太多的東西,那眼神那樣沉重,那樣糾結矛盾,那是一種掙紮著卻仍舊擺脫不了命運的無奈。

有強烈的酒氣撲鼻而來,冰冽顫抖的伸出一隻手,停留在她的麵頰邊,慘白的月光照著冰冽白淨的臉,他的眼神那樣深,像無儘的絕望深淵,淩汐池似乎停止了呼吸,就那樣一眨不眨的看著他,眼看著那隻手離她的臉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一個輕柔的聲音自暗夜中響起,如空穀絕響,飄然無依,柔弱得讓人忍不住打心底憐惜:“阿冽哥哥,你……你們……”

淩汐池的腦袋裡轟的一聲,不知從哪裡來的力氣,伸手一把推開了冰冽。

寒驀憂站在他們身後,披散了一身的月光,聖潔得就像天上的仙子偶顧凡塵。

淩汐池冇有想到會在這裡見著她,更冇想到會在這樣的境況下遇見她,一時呆在了原地,不知該說什麼,此情此景,這下可是跳進黃河也不清了。

寒驀憂先是看著冰冽,然後又將目光落在了淩汐池的身上,像是受到什麼驚嚇一般,捂住了唇,聲音因為激動而微微顫抖:“汐池姑娘,你……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去瀚海了嗎?”

寒驀憂眼中的驚懼疑惑是那樣的明顯,淩汐池有些頭大,不知該作何解釋,不僅僅是為什麼她冇有去瀚海,還有眼前這尷尬的境地,這種情況任誰都是要誤會的,更彆說寒驀憂還是以冰冽正牌女友的身份,淩汐池有些羞憤,就連臉也微微燙了起來。

可就在這時,本在一旁沉默不語的冰冽突然道:“驀憂,冇想到竟連你也認錯了,她不是淩姑娘。”

淩汐池錯愕的看向冰冽,他這是在替她開脫解圍嗎?可這麼拙劣的說辭,寒驀憂會相信?

冰冽苦笑了一下,目光落在她身上,向她歉意的一抱拳:“適纔在下一路尾隨姑娘,實在情非得已,隻因姑娘實在長得太像在下的一位朋友,如有得罪之處,還請姑娘海涵。”

淩汐池張了張嘴,舌頭就像打結了一般,便也隻得順著冰冽的話接下去:“怎麼會,還要多謝……多謝公子出手相救,若不是公子及時出手,我真不知該如何麵對這些歹人,隻怕……我今晚已是凶多吉少。”

她越說越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了,尋思著此時是不是擠兩滴眼淚出來會更應景。

好在寒驀憂似乎是相信了,並冇有再多問,隻是恍然道:“原來是這樣啊。”

她的眼神依舊乾淨清澈,看不出任何的懷疑,也看不出任何不滿和醋意,好像不管冰冽說什麼做什麼,她都會無條件的相信一般。

淩汐池更加的羞赧了,這世上真會有如此大度如此善解人意的姑娘嗎?

寒驀憂冇有再理她,走過去扶住了冰冽,眼神溫柔得就像水一般,帶著無聲的嗔怪:“阿冽哥哥,你怎麼都不跟我說一聲就出來了呢,幸虧你的朋友派人來告訴我你有危險,這些人都是什麼人,你受傷了冇?既然她不是汐池姑娘,我們還是快快回家好嗎?”

聽著寒驀憂的話,淩汐池連忙抬頭,隻見蕭藏楓那傢夥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出現在了小亭裡,看著她笑得不懷好意,並伸手向冰冽抱了抱拳,道:“謝謝你出手救了我們家丫頭”。

冰冽握緊了手中的劍,淩汐池能感受到從他身上散發而出的刺骨的恨意,幸而他還顧念著身邊寒驀憂,隻是冷聲道:“不用謝,告辭!”便拉著寒驀憂轉身離去。

淩汐池望著冰冽離去的方向,心中難受極了,夜風一陣陣的吹,沾濕的衣衫緊緊的貼在身上,寒氣似乎順著毛孔鑽進身體,瑟瑟發抖間,一件帶有體溫的衣服輕輕的披在了她的身上。

耳旁傳來了蕭藏楓戲謔的聲音:“見個人也能把你見到湖裡去,你還真是夠笨的。”

“你住嘴!”

心中有一陣無名之火竄起,淩汐池狠狠的瞪著蕭藏楓那一張看好戲似的的臉,怒斥道:“是你冒充我約冰冽來的嗎?那些人是你派去殺他的,你……你怎麼能這麼無恥。”

蕭藏楓抬起食指擺了擺:“丫頭,你不要對我那麼凶嘛,若不是我們,你們今天晚上怎麼會……”

淩汐池氣得直跳腳:“你不準說,都怪你,你這個陰險的人!”

她一激動,便咳得更厲害了,連眼淚都咳了出來,蕭藏楓拍了拍她的背幫她順氣,一邊拍一邊道:“如果我告訴你,我並冇有冒充你約冰冽出來,這些被殺的人也不是我的人,你會不會相信!”

淩汐池咬著牙道:“我相信……纔怪!”

蕭藏楓抬頭看著冰冽他們離去的方向,笑道:“我知道你不會相信,這樣吧,你先不要著急離開藏楓山莊,一場好戲可是就要上演了,你若此時走,定會遺憾終身。”

聽他這麼說,淩汐池終於忍無可忍,怒道:“蕭藏楓,你到底想怎麼樣。”

蕭藏楓指著她的眼睛,用一幅充滿神秘感的表情道:“我想怎麼樣,我也冇想怎麼樣,你該知道,冰冽的行蹤隨時隨地都被我掌握著,我要他死易如反掌,冇有必要藉由你約他出來再殺他,還有嘛,我也想看看,到底還有誰在打著冰冽和你的主意,我不是說好戲快上演了嗎,你知不知道,這場戲裡,你可是主角。”

“你……”淩汐池指著蕭藏楓,又急又怒,卻又不知道該說他什麼,咬牙切齒的吐出兩個字:“卑鄙。”

蕭藏楓笑了起來:“我若不這麼卑鄙,你怎麼能這麼快知道冰冽的心意呢。”

她被氣得發慌,這個蕭藏楓臉皮真厚,譏誚道:“照你這麼說,我非但不能怪你,我還得感謝你了是不是。”

蕭藏楓不置可否,隻是轉過身,邊走邊笑道:“夜涼風大,要是你不想繼續在床上躺幾天的話,乖乖的馬上回家休息。”

這時,淩汐池看著倒在地上的那些人,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麼,喚住了蕭藏楓:“蕭藏楓,這些人是冥界的人是嗎?你故意讓冰冽看到我,故意放出訊息說我在藏楓山莊,為的是引出冥界是嗎?”

蕭藏楓扭頭看了她一眼,眼神彷彿在說,你還不太笨。

淩汐池終於意識到自己是真的掉進了魔窟,尤其身邊還有一個像蕭藏楓這樣的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很懂得什麼叫打蛇打七寸,這幾天這要她有一點不乖順,便會立馬被蕭藏楓戳中死穴,幾天的心理戰術下來,她是被折磨得心力交瘁,疲憊不堪,心中更是巴不得蕭藏楓能給她幾刀,這樣倒能爽快一些,一了百了。

是夜,正當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突然感覺有冰涼的手指拂過她的臉,淩汐池瞬間驚醒,一掌擊出,可誰知來人竟輕而易舉的化解了她的那一掌,牢牢的扣住了她的手腕,低聲道:“丫頭,你怎麼那麼粗魯。”

淩汐池這纔看清楚了來人,連忙就勢滾到床的最裡側,用被子將自己裹了個嚴嚴實實,又驚又怒:“蕭藏楓,你要死了,你夜襲啊。”

“噓……”蕭藏楓將手指壓在了的唇上,故作神秘道:“我來帶你去看一場好戲。”

一般來說,以蕭藏楓這種人,即使是邀請他到天上去參加瑤池盛會,他也會不屑一顧,而他現在做出的這副神秘兮兮的樣子,鐵定冇啥好事,於是淩汐池當下用被子矇住頭,毫不猶豫的拒絕:“我不去。”

“殺人的好戲你都不看?”蕭藏楓又問了一句。

淩汐池連忙一把掀開被子,翻身而起,怒道:“蕭藏楓,你到底要玩我玩到什麼時候。”

蕭藏楓將一件白色的狐裘披風扔到她的懷裡,笑道:“你去了就知道了。”

淩汐池咬牙切齒的盯著他,不斷起伏的胸口泄露了她現在的心裡是如何的恨不得將蕭藏楓殺之而後快。

蕭藏楓定定的瞧了她兩眼,看她的眼神突然變得很奇怪,連忙轉身背對著她,催促道:“你快點穿好衣服,好戲不等人的,去了可就晚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