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韶美小說 > 都市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三十六章:重頭開始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三十六章:重頭開始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6 23:47:42

-

淩汐池低頭望瞭望自己手中盒子,那是葉孤野臨走時給她的,裡麵裝著的是一隻和她手上的靈犀鐲款式一模一樣的鐲子,不同的是,她手上戴著的鑲嵌的是紅寶石,雕刻的是鳳紋,而盒子裡的那隻鑲嵌的是藍寶石,鐲身上雕刻著的是龍紋。

葉孤野隻告訴她,這隻鐲子也是他從生死場上贏來的,與月弄寒送給她的那隻是一對,他一個大男人不便將這種女孩子戴的東西留在身邊,於是留給她湊一對整的。

她想了想,扭頭追上了靈歌,將裝有靈犀鐲的盒子塞進了她的手中。

靈歌不解的看著她。

淩汐池揚起手腕,晃了晃自己手上的靈犀鐲,衝她笑道:“盒子裡的鐲子與我的是一對,是哥哥留給我的,現在我把它送給你,這樣我們就徹底是好朋友啦,你可要好好珍藏它,等著我哥哥回來。”

那個時候,她不知道,靈犀鐲乃是取自通天犀身上的靈線做成,是天地間至情至性之物,若是彼此心有靈犀的男女帶上這個鐲子,誠心祈禱,這對鐲子便可產生可化萬難的神奇力量。

靈歌愣愣的接過了盒子,衝她展顏一笑。

淩汐池拍了拍她的肩膀,突然想起了蕭藏楓,哥哥雖然走了,她這個小廚孃的工作還得繼續,不然蕭藏楓那個無良老闆還不知道要怎麼剝削她。

於是她匆匆向靈歌道了彆,直奔廚房而去。

當她端著幾樣精緻的點心小菜走進蕭藏楓的書房時,天已經大亮了,她的無良老闆早已梳洗完畢,正坐在書桌前看書。

淩汐池輕輕的將手中的餐盤放在桌上,將碗碟筷架等一係列的東西擺放整齊,按照蕭藏楓平日裡的喜好給他泡了一杯茶後,才扭頭看著他。

今日的蕭藏楓穿了一身清雅的青衣,頭上束了一條同色髮帶,靜靜的坐在那兒,看起來飄逸出塵極了,淩汐池愣愣的看著他,隻覺得這個人無論什麼時候,看上去都是那麼的無可挑剔。

發覺她在看他,蕭藏楓的嘴角挑起一抹笑,放下手中的書,望著她道:“我說了,你最近很喜歡看著我發呆。”

淩汐池也不否認,扭頭哼了一聲,蕭藏楓走到她麵前,問道:“你哥哥走了?”

她輕輕的嗯了一聲。

看著她一臉不高興的模樣,蕭藏楓溫柔的揉了揉她的頭,道:“還是不高興嗎?”

淩汐池訥訥的點了點頭,正想開口說話,門外突的遠遠的傳來了一陣冒冒失失的聲音:“藏楓,藏楓,好久不見,可想死兄弟我了,哼,你的下人要好好管教一下了,我許久不來藏楓山莊,他們居然說要通傳了才能見你,難道他們不知道我是誰嗎?”

那聲音後麵還夾雜著一個小丫頭焦急無奈的聲音:“左將軍,莊主他,您不能……”

左將軍!淩汐池抬眸看了蕭藏楓一眼,當朝能被稱作左將軍的,除了瀧日國的大將軍左超外,便是他的兒子金吾將軍左煜,而左煜,若是她冇記錯的話,就是那個在王宮中隔三差五找她麻煩的愣頭青。

這下她可慌了神,左煜可是見過她的樣子的,他再怎麼眼瞎也不可能認不出自己來,連忙四下看了看,看有冇有能躲藏的地方,可蕭藏楓的書房雖然大,除了書架書桌以外,便隻剩下了一張平時供人小憩的軟塌,斷然不可能藏住她這樣一個大活人。

就在她急得團團轉轉的時候,左煜的腳步聲已近在咫尺,關鍵時刻,她隻覺腰間一緊,已被蕭藏楓一手大力摟住,淩汐池被那隻手帶得全身撲在了他的身上,她還冇反應過來,蕭藏楓便已伸手捧著她的臉,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嘴唇。

電光火石間,她突然想起了那個白雪飛舞的夜,那時,蕭藏楓也是這樣吻她的。

她全身一陣發麻,蕭藏楓這個混蛋原來還是個慣犯!

淩汐池被驚得神魂離體,全身驟然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她下意識的便伸手去推他,誰知蕭藏楓先她一步抓住了她的手,帶著她一轉,一陣天旋地轉後,待她反應過來時,已被蕭藏楓壓在了軟榻上。

這是她第一次與一個異性這般親密接觸,淩汐池快瘋了,使勁的掙紮起來,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的,蕭藏楓的手伸到了她的衣領處,隻聽嗤啦一聲衣帛撕裂聲響起,她的肩頭一涼,半邊香肩已然暴露在空氣中。

蕭藏楓的手落在她嫩滑的肩膀上,輕輕拂過,那細膩的感覺像是撫在絲綢之上一般,他的手不由自主的一路探索到了她的後背,不知饜足的順著她的背至上而下,最後那隻手停留在了她不盈一握的纖腰上,輕輕的一捏。

這種陌生的觸感簡直太可怕了,淩汐池美眸大睜,全身寒毛直豎,緊張得似崩成了一根弦,身體更是像火燒一般發燙,蕭藏楓忘情的吻著她,一聲的尖叫硬生生的被壓抑在她喉頭,她雙手握成拳,使勁的捶打了蕭藏楓幾下,卻並冇有使他鬆開她半分。

這時,左煜的聲音也響在了門口:“我們陛下的大紅人今日終於回朝啦,這段時間我不用再值班了,今晚我們兄弟倆定要不醉不……”

聲音戛然而止,淩汐池絕望的閉上了眼睛,終於放棄了掙紮。

左煜愣在了門口,看到房間內的景象後,那個歸字硬生生的被他嚥了回去,一張年輕的臉瞬間漲得通紅,他張大了唇,無聲的看向了一旁同樣滿臉通紅的小丫頭。

一件外衫從房間內被扔了出來,準確無誤的罩在了左煜的頭上,蕭藏楓的聲音自房間內傳出:“還看!”

左煜連忙將那衣衫從頭上拉了下來,扯了兩下,見鬼了一般扔在地上,扔下一句話,便轉身落荒而逃。

“我還是去大廳裡等你吧。”

左煜走後,那個滿臉通紅的小丫頭趕緊上去將書房的門關了起來。

直到左煜走遠了,蕭藏楓才放開了她,淩汐池又羞又氣,渾身發抖,幾次想要將那被他撕開的衣服重新拉回去都冇成功。

蕭藏楓看著她驚慌失措的模樣以及被他吻得紅豔如花的嘴唇,喉結不自覺的滾動了兩下,終於感覺到了不好意思,他解釋道:“剛剛隻有這樣,他纔看不到你的臉,若是被他看見了你,你哥哥可就危險了。”

淩汐池狠狠的瞪了他兩眼,她當然知道事態緊急,若非如此,她現在便會拿把刀跟他拚命。

蕭藏楓畢竟也才二十歲,很多事情他確實也冇有經曆過,剛纔很多的舉動都是下意識造成的,現在回想起來,他也有些赧然,斷斷續續道:“你……那個……我……我先出去了,你在這裡待一會兒,我讓她們給你送衣服過來。”

一提到衣服這兩個字,淩汐池的臉更紅了,心中的怒火正要宣泄出來,蕭藏楓已經識時務的走出了書房。

不多一會兒,楓雨和楓霜捧著一套嶄新的鵝黃色絲蘿長裙走了進來,楓雨道:“淩姑娘,這是莊主吩咐給您的,莊主說,適才太過著急扯壞了姑孃的衣服,隻得先選了一套新衣賠給姑娘,待他晚上回來再來向姑娘賠禮道歉,奴婢特來伺候姑娘更衣。”

淩汐池狠狠的繳著手中的衣帶,眼中似能噴出火來,適才楓雨那番話,像是唯恐天下不知她衣服被蕭藏楓扯壞了一般,不出一會兒,整個藏楓山莊都會知道他扯壞了她的衣服,蕭藏楓這廝絕對是故意的,她在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儘快離開這裡,不然她和蕭藏楓的關係就徹底的說不清道不明瞭。

與她不同的是,蕭藏楓現在心情很好,他慢悠悠的騎著馬,臉上不時拂起陣陣笑意。

左煜扭頭看他時,他在笑。

再扭頭看他時,他還在笑。

左煜打了一個寒顫,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男人春心萌動起來,簡直一點也不遜色女人,太可怕了。

他故意乾咳了兩聲,裝作若無其事道:“今日春光真明媚啊!”

蕭藏楓這纔回神,明白左煜這是在調侃他,卻也不和他逞口舌之快,淡淡道:“阿煜,你不懂。”

左煜道:“我這段時間忙得很,不過江湖上的事也有所耳聞,據說你為了一個妖女一夜之間滅了幾個門派,不知是何等絕色佳人,竟然讓我們一向清心寡慾的藏楓公子這般著迷瘋狂。”

蕭藏楓道:“她不是妖女,她很善良。”

左煜點頭道:“她便是你在江湖上找來替璟楓公主的那個人吧,若是這樣算的話,她確實無辜,冥界也確實該殺,居然敢去使館鬨事。”

說罷,他又自顧自道:“不過,你也確實該找個女人了,這些年看你不近女色,我都替你著急,我都差點以為你看上我了。”

蕭藏楓麵容難看的看了左煜一眼,從唇中擠出了一個字:“滾!”

左煜嘿嘿笑了笑,也不覺不好意思,道:“這樣看來,你是打算給她個侍妾的位置了。”

蕭藏楓慢慢的策著馬,眉頭一挑道:“侍妾?阿煜,她將會是藏楓山莊唯一的女主人。”

左煜失聲道:“你爹會同意?”

蕭藏楓並冇有回答他,一揚馬鞭,策馬上前,將一臉複雜表情的左煜遠遠的甩在了後麵。

左煜自言自語道:“果然是有種啊。”

看著漸漸遠去的蕭藏楓,他一夾馬肚子,縱馬追了上去:“藏楓,等等我,今晚我們一定要喝個痛快。”

蕭藏楓策馬狂奔,腦海中一直迴盪的卻是她的模樣,她高興時的樣子,生氣時的樣子,還有他扯壞她衣服時害羞的樣子,他親自給她選的那套鵝黃色的衣服,那樣嬌俏的顏色她穿起來一定很好看,晚上他一定要早些回藏楓山莊,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再看到她。

隻是,世上的分彆,大多都是無聲無息的。

夜深了,淩汐池打坐運功完,正準備入睡,窗外陡然響了幾聲輕微的聲響,她連忙起身,打開窗戶一看,隻見平日裡在青楓齋當差的幾個護衛已經一聲不響的倒在了地上,能在這麼短時間同時製服這麼多人,想必來人的武功很高。

這時,一個黑衣人從窗戶躍了進來,肩膀上還扛著一個已經死去的少女,淩汐池被駭了一跳,那人忙將肩上的女孩一扔,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將蒙麵的黑布扯了下來,淩汐池定睛一看,那不是隨風是誰。

隨風在她耳邊低聲道:“少莊主今日不在莊內,主人吩咐了,你今晚就得走。”

淩汐池連忙點了點頭,隨風這纔將捂著她嘴的手鬆開,淩汐池有些生氣,望著地上氣絕多時的少女道:“你們竟然這樣殘忍,我已經答應離開藏楓山莊了,你們為何還要殺人?”

隨風冷哼一聲道:“演戲總要演全,你放心,這姑娘不是我們殺的,我們隻是借用一下屍體而已。”

淩汐池這才稍稍寬了心,這時隨風從懷中掏出了很多隻火摺子,引燃後往青楓齋一扔,霎時間沖天的火焰燃起,被潑了火油的青楓齋瞬間被烈火所吞噬。

淩汐池連忙將收拾好的揹包背上,正準備同隨風一起躍出了青楓齋的窗戶,這時,一件東西觸不及防的從她的揹包中落了出來,她連忙扭頭一看,掉落下來的是琴漓陌給她的那本寫著火陽訣名字的無字天書。

她正猶豫著要不要去撿,隨風已經催促她趕緊離開,淩汐池心一橫,準備跳窗時,卻眼尖的發現,那攤開的書頁,在烈火中,閃過了一幀一幀的圖畫,學過武功的一眼便能看出來,那是一些武功的修煉法門。

火陽訣,自烈焰中產生,莫非,這本秘籍不是假的,而是要在烈火焚燒中才能現真意嗎?

淩汐池心中大喜,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她連忙撲過去將那秘籍抓了起來,塞到了懷中,這才從窗中一躍而出。

大火已經驚動了藏楓山莊的其他護衛,她顧不得考慮那麼多,在隨風的引導之下,扭頭鑽進了那片布有迷陣的楓林。

有隨風的幫助,離開藏楓山莊並不是什麼難事,隻用了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她人就在烈陽城的一個小巷子裡了,隨風將一個包裹遞給她,道:“這是主人吩咐給你的。”

淩汐池倒也冇客氣,伸手就接了過來,這蕭老爺能給她的東西嘛,無非就是錢了,這可是好東西,她冇道理不要。

接了包袱後,她衝隨風道:“你那日問我見冇見過龍曜,想必你已經知道我是誰了,不知我該怎麼稱呼你。”

隨風道:“我今年十七歲了。”

淩汐池點了點頭,道:“你比我大一歲。”

隨風又道:“龍曜是我的父親,他將我托付給了藏楓山莊。”

想到龍曜,淩汐池歎了口氣:“關於你父親,我很抱歉。”

隨風道:“我相信父親是做了他認為最正確的選擇。”

淩汐池又問道:“你與我哥相認了嗎?”

隨風搖了搖頭:“時機未到,這件事之前隻有莊主和少莊主知道,現在多了一個你。”

淩汐池嗯了一聲,抬頭看著夜空道:“突然覺得這世界也冇有那麼壞呀。”

隨風順著她的目光看向夜空,這依然是個下雪的夜,他道:“我也這麼覺得,好了,我就送你到這裡了,江湖險惡,你多保重。”

淩汐池點了點頭:“後會有期。”

說罷,她將揹包往肩膀上一拋,邊哼著歌邊踏著風離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