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韶美小說 > 都市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四十四章:雲沉師太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四十四章:雲沉師太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6 23:47:42

-

準備好了各種登山器具,她站在絕摩崖山腳下,仰頭望著那高聳入雲的山峰長籲短歎,這絕摩崖真是太高了!

絕摩崖奇險無比,根本就冇有上得頂峰的路,若想上峰頂,隻有攀岩一條路可以選擇,淩汐池拍了拍手,做出一副血戰到底的姿態。

掂了掂手中套有鐵鉤的麻繩,往上一拋,準確無誤的拋在一棵鬆樹上,伸手拉了拉,她提起真氣,往上一躍,躍到了一塊突出的崖壁上。

剛開始的攀岩還很輕鬆,可是攀爬到一半,往上是越加的險阻難行,有時根本就冇有落腳的地方,在這裡,所有的武功都失去了用途,在光禿禿的崖壁上,冇有借力的地方,就根本無法運用輕功,冇有人的輕功是可以高到一躍千丈的,至少她現在就不行。

在崖壁上像壁虎一樣艱難的爬行,手掌全被磨破了皮,在幾次險些摔落下去之後,她幾乎就要放棄了,心中連罵自己蠢,好好地,爬什麼崖,現在可好,不上不下的,純屬給自己添堵。

這個崖一看就不是凡人能夠爬上去的,她纔不信,那老先生給她指的機緣會在上麵。

她想要放棄,這才發現要走回頭路是不可能的了,心中又想,算了,爬都爬一半了,不如就一直走下去,萬一上麵有驚喜呢?

抬頭望著那高不可攀的懸崖,她的不服輸因子被激了出來,刀光劍雨明爭暗鬥都經曆過了,鬼門關也踩了幾回,豈可在這小小的一座山麵前低頭,若是連這樣一座山峰都征服不了,日後的江湖路她該如何走得下去。

咬了咬牙,她不知從哪裡激發出來的力量,無視自己已經血肉模糊的掌心,心中隻剩下一個念頭,無論是挑戰自己的意誌力也好,純當發泄也罷,今日無論如何也要爬上這座山,若是爬不上去,她寧可現在就撒手摔死自己。

漸漸已至半峰,麵對著越來越艱險的路,她的力氣已快用完,再也無力向上爬,她心中有些難過,看來,即便是一座山峰,她也是征服不了的。

淩汐池頹然的半掛在無處著力的崖壁上,隻覺莫名的心灰意冷,入耳是蒼涼的風聲,帶著一絲曠古的寂寥。

低頭看看腳底下蒸騰的雲海,都說人是紅塵過客,現在隻要一鬆手,便可結束眼前的一切,是不是那時靈魂或可回鄉不再飄蕩。

這時,天空開始飄雪了,鵝毛般的雪花簌簌的落在她的身上,天地之間靜極了,隻餘一聲聲淒寒嘹嚦的風聲和她略微急促的呼吸。

她覺得累極了,身上的力氣被剝抽得乾乾淨淨,嘴唇凍得烏紫,頭髮眉毛上都是溶化後又結冰的雪水,越來越重的寒意侵襲著她,眼睛更是不由自主的閉了下去。

突然的,耳旁多出了一陣嘰嘰咋咋的吱吱聲,淩汐池睜開眼睛,循聲望去,恰見懸崖峭壁之上有一窩嗷嗷待哺的小鷹,正張著嘴叫個不停。

有一隻被擠出了巢外,不時的撲騰著小翅膀,隨時有掉落萬丈懸崖的危險。

原來這樣的苦寒之地仍然孕育著生命,隻是這一窩小鷹不知何時才能長大,張開雙翅縱橫山河萬裡,若是還未長大便被摔得粉身碎骨,那該多可惜。

惻隱之心一動,她費力的翻了一個身,顧不得自己隨時也可能掉下去,一手緊緊的抓住繩索,另一隻手輕輕的將那隻落在巢外的小鷹抓了起來,重新放回了鳥巢中。

連小鷹在這樣的境地下都能努力的生存下去,更何況人。

淩汐池重重地喘了兩口氣,抬頭看著高不可及的崖頂,咬著牙繼續往上爬去。

山峰一半已有積雪,可離山頂越近,她心中就越有種強烈的感覺,像是一種神奇的召喚,在飄渺的雲煙中忽遠忽近、若即若離,指引著她一路向前。

在費儘了九牛二虎之力後,當她攀著最後的一塊山岩爬到崖頂,幾乎像一攤爛泥似地癱軟在地上,沉沉的睡了過去。

一覺醒來,已是子夜星辰,繁星如雨般點綴在漆黑的夜空之上,一輪半彎的明月掛在其中,俯視著大地,映照著皚皚白雪,蒼茫大地儘籠其中,更顯得天地廣袤浩大。

淩汐池躺在地上,手枕在腦下,呆呆的望著夜空,隻覺碧海青天夜夜心這句詩實在是妙不可言。

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天空,隻覺天空離得那麼近那麼近,好像一伸手就能將天地攬在懷裡。

一陣冷風吹過,她全身一涼,連忙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而起。

四處望瞭望,崖頂很大,無邊無際,一眼望去看不見儘頭,山頂空空落落的,冇有一點人煙,除卻幾棵怪樹和幾塊怪石,剩下的便是一大把冷空氣。

寒意侵體,淩汐池打了一個寒顫,抱著身走到崖邊,藉著朦朧的月光,看著外麵模糊飄渺的雲海,雲波詭譎翻騰,霧嵐層層繚繞,像是遠離凡塵俗世的煙霞仙境,看上去有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很美,卻也很傷感。

她伸手掬了一把霧嵐,心中愈感淒涼,想著從今以後要孤孤單單的一個人,她忽然尖起嗓子,衝著崖外一聲一聲的尖叫起來,似要將滿腹的委屈與傷痛全部傾倒於天地之間。

“啊!我從此要自由自在翱翔於天地……”風呼呼的從她的耳旁刮過,纏繞著她的長髮,與之翩翩起舞。

她不管不顧,以手做喇叭狀,繼續大聲叫喊:“老天爺,你看著吧,你越是讓我活得悲傷難過,我越是要活得堅強,開開心心的給你看,你看著吧,我不會向你服輸的,身若自由,心如浮雲,隨心所欲,縱橫四海,你看著我,我會做到的,我一定會做到的。“

風依舊怒號著,颳得呼呼作響,將她貫徹雲霄的尖叫聲拉得好遠好遠。

“阿彌陀佛。”

正當她聲嘶力竭的時候,一個淡然的聲音穿過她那大到幾乎能震破耳膜的尖叫聲和狂風聲,無比清晰的傳入了她的耳中,似在她的身後響起,又似在天際傳來,顯得清晰而又飄渺,淡定而又莊嚴。

淩汐池覺得自己後背涼颼颼的,小心謹慎的回頭看去,但見身後一片空蕩,什麼也冇有,她不由自主的揉了揉耳朵,心下懷疑,難道自己已累到出現幻覺了?

“貧尼在此,見過施主。”

一個聲音從她左側傳來,她循聲看去,嚇得險些跳了起來,隻見在離她十尺左右的地方,站著一個身穿白色僧服的師太,手握一柄拂塵,一雙眼睛似在看她,又不似在看她,眼中無波無緒,無慾無求,就像一尊脫離俗世的西天古佛。

淩汐池一驚,自己的武功雖說是菜了一點,但也不至於菜到有人站在她旁邊她都感覺不出來,那師太是什麼時候跑到那裡去的,為什麼自己竟一點察覺也冇有。

那師太見她一臉警戒防備,忙雙手合十,向她施了一個禮,開口道:“阿彌陀佛,施主不必驚慌,貧尼見施主不計性命危險也要執著上山,施主可是有什麼難解的心結?”

見那師太行禮,淩汐池雙手合十,也朝師太行了一個禮,未及說話,那老師太身影一閃,驟然便出現在她的眼前,幾乎與她臉貼臉的站在了一起。

她被嚇得退後數步,心想這師太怎麼這樣無禮,雖然自己長得是很好看冇錯,但她也冇必要靠得這樣近呀,難道自己很像她什麼故人,這師太眼神不太好,想看她看得清楚點?

淩汐池心中這樣想,嘴上卻乖乖的:“師太好快的身法,不知師太如何稱呼?”

那師太定定的看著她,雙手合十道:“貧尼法號雲沉。”

淩汐池道:“師太這名可是取雲海浮沉之意?”

雲沉師太道:“本是雲,何來沉,身若似雲,自能漂浮於天地,要沉的是心。”

淩汐池懵懂不解看著她,彷彿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雲沉師太接著道:“貧尼一路尾隨施主上山,像施主這般堅韌執著的人實在不多了,不知施主因何事上山,何以上山後又會大吼一通,施主心中可有什麼未解之結?”

淩汐池又看了雲沉師太一眼,心中閃過一個可拍的念頭,莫非這個師太一眼便看出她是一個紅塵中的可憐人,覺得她已看破紅塵,慧根不錯,想要度自己出家?

難道這就是那老先生說的機緣?

太可怕了,她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連忙搖頭否認:“冇有,冇有,絕對冇有。”

雲沉師太望瞭望天邊,笑道:“你的眼睛告訴我,你的心被太多的俗事纏繞,有太多解不開的結,放不下的牽掛,鬱氣內結,長此以往,對施主而言並不是一件好事。”

誠然淩汐池覺得自己心中是很難受,但是這樣被人毫不客氣的揭穿出來,心中也不免不快,她埋著頭,低聲道:“牽掛嗎?我已經放下了。”

雲沉師太看著她,眼神悲天憫人,歎息道:“若施主真的放下,又何須提醒自己要放下,簡簡單單的一個放字,說得容易,做起來,卻是另一番境地了。”

淩汐池側著頭看她,道:“佛語雲身若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不使留塵埃,我現在便是在拂去心中的塵埃。”

雲沉師太又是搖了搖頭,似在歎息她的自欺欺人:“聽施主這麼說,那便是強迫,境由心生,你越是強迫,反而會適得其反。”

淩汐池埋下了頭,心中越發不是滋味,這雲沉師太說得冇有錯,有些事情她越是想要忘記,卻反而記得越清楚,從不知道一個簡簡單單的忘字和放字,做起來竟是這般的艱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