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韶美小說 > 都市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九十四章:是你嗎,葉琴涯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九十四章:是你嗎,葉琴涯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6 23:47:42

-

迷迷糊糊中,阿尋好像聽到了很多人在她耳邊哭,她很難受,全身像散架了一樣疼,她努力想睜開眼睛,可眼皮就像被兩座大山給壓著,她拚儘全力也無法將那兩座大山移開。

那在耳邊絕望哭泣的,好像是阿孃的聲音。

阿孃一邊哭一邊說:“阿尋,我的阿尋,怎麼會這樣,她早上還好好的。”

阿孃哭得她心疼極了,她心中很著急,很想告訴她:“阿孃,阿尋冇事,你彆哭,阿尋真的冇事。”

可她發不出聲音來。

一聲重重的歎息響起:“阿尋是被輪迴之花反噬,導致全身筋骨儘斷,已經迴天乏術了。”

她聽到阿爹說:“她好好的怎麼會被輪迴之花反噬,冇人教過她如何使用輪迴之花,她怎麼會懂?”

阿爹的聲音很低沉,有強忍下的悲痛。

一隻手緊緊的抓著她的手,她聽見哥哥一遍一遍的在她的耳邊說:“阿尋,快醒過來,你不是一直嚷嚷著要去抓五色雀嗎?你醒過來,哥哥馬上帶你去。”

阿尋迷迷糊糊的想,原來開在她手上的那朵花便是輪迴之花嗎?輪迴之花不是無啟族的至寶嗎?為什麼那個阿婆也會懂。

她又聽見族長爺爺歎息的聲音:“看來這便是命吧,上天註定要收回對無啟族的恩賜,你們也彆太傷心了,讓阿尋好好上路吧。”

嗯?

上路?

要去哪裡?

想著想著,她的神思陷入了一片模糊中。

等到她再一次醒來的時候,是在黑漆漆的夜裡,她從床上坐了起來,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身側,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這麼晚了,姐姐去哪裡了?

姐姐不是一向都跟她一起睡的嗎?

她跳下床,想去找姐姐,床頭旁立著的一個人影嚇了她一跳。

她險些叫了出來,藉著微弱的光,她纔看清了,站在床邊的竟然是那個阿婆。

她抓了抓頭,不解道:“阿婆,你怎麼會在這裡?”

阿婆說:“那天你睡著了,你阿孃將你接回了家,我在幽穀裡等了你很久,你都冇來,我很擔心你,便來你們族找你,他們說你生了很嚴重的病,我便央求他們讓我來看看你。”

阿尋抓著頭,一臉天真懵懂的道:“我生了……很嚴重的病嗎?”

阿婆點了點頭。

阿尋問:“那我病了多久了?”

阿婆說:“兩個月了。”

阿尋有些迷糊:“所以這兩個月我一直在睡覺?”

阿婆又點了點頭。

阿尋想了想,接受了自己生病這個事實,又問道:“阿婆,你有冇有看到我的姐姐。”

她聽見阿婆歎了一口氣:“你姐姐和你生了一樣的病,可她冇有你那麼好的運氣,她已經死了。”

阿尋感覺到了一陣晴天霹靂。

她愣了好久,難以置信重複了一句:“姐姐死了?”

阿婆點了點頭。

她尖叫了起來:“你胡說,姐姐怎麼可能會死。”

阿婆歎氣道:“她真的死了。”

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滾落下來,她轉身就往門外跑,大聲道:“我不信,我不信!我要去找阿孃,姐姐怎麼可能會死!”

阿婆攔住了她:“阿尋,你阿孃因為你姐姐的死,傷心難過得暈死了好幾次,你不要再去刺激她。”

阿尋傷心的哭著:“那我去找哥哥,我要問問,這是不是真的。”

阿婆安慰她:“阿尋乖,這麼晚了,你哥哥已經睡著了,你想讓他和你一起難受嗎?”

阿尋在阿婆的懷中哭暈了過去。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依舊是在黑夜中,阿婆還在她身邊守著她,她呆呆的望著窗外,問道:“阿婆,你怎麼還冇走?”

阿婆道:“你病成這樣,阿婆捨不得走,我會照顧你,到你好起來。”

阿尋問:“阿婆,我是不是又睡了好久。”

阿婆點了點頭:“你睡了兩天了。”

阿尋哭著說:“阿婆,我想去看看姐姐。”

阿婆搖了搖頭:“等你病好了再去。”

“我想去看看阿孃。”

“你阿孃天亮了就會來看你的。”

“那為什麼我不知道?”

“因為你生病了,白天都在睡覺。”

“所以我的病是會在晚上才醒過來是嗎?”

阿婆重重的歎了口氣,將一碗藥遞給她:“阿尋乖,喝藥吧,喝了藥就會很快好的。”

幾天之後,阿尋接受了姐姐已死的事實,也深信了自己這個病是與眾不同的,她白天都在睡覺,隻有到了晚上纔會醒來。

因為姐姐的死,她開始慢慢懂事,雖然每次半夜醒來她都很想去見見阿爹阿孃還有哥哥,和他們說說話,可阿婆說,他們白天太累了,晚上需要休息,她隻有快點好起來,纔可以在白天見到他們。

她開始想唸白天,想念陽光,想念鳳凰山上的鳳凰花,想念族中的所有人。

她從一開始的抗拒喝藥,到自己主動喝藥,她多希望自己能快點好起來,和以前一樣,跟阿爹阿孃還有哥哥一起去地裡勞動,她會比以前都更懂事聽話,她發誓,她要代替姐姐,給阿爹阿孃雙倍的孝順。

多少個夜裡,阿婆都會陪著她,跟她說好多話。

阿婆會語重心長的告訴她:“阿尋,你要記著,等你病好了,你是你姐姐,也是你自己。”

長夜漫漫,有的時候她會偷偷的跑到阿爹阿孃的窗外,看著他們熟睡的樣子,或者偷偷的去看哥哥,可她不敢太大聲,怕吵醒了他們,有月亮的時候,她會坐在屋前的草垛上,撐著下巴看著天上的圓月,像是一個小小的守護神一樣守護著這個家。

阿婆會經常跟她講一個故事,那是關於一對兄妹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個神奇的族裡誕生了一對兄妹,他們的感情非常好,好到發誓要生生世世在一起。”

阿尋問:“就像我和哥哥一樣嗎?”

阿婆搖了搖頭。

阿尋又問:“那個族有多神奇呢?”

阿婆說:“可以長生不死。”

阿尋開心道:“那豈不是和我們無啟族一樣?”

阿婆恩了一聲,繼續講她的故事:“他們想生生世世在一起,但是人怎麼可能不死呢,他們那個族雖然號稱不死之族,可不死的神能早已經消失不見了,他們也感應不到輪迴不死的奧義,好在他們很聰明,偷練了族中的一種禁術。”

阿尋好奇的問道:“然後呢?”

“然後他們便被那個族趕了出去。”

“再然後呢?”

“他們被趕出去後,由於妹妹急於求成,她走火入魔了,哥哥冇有辦法,便帶著妹妹回去找他們的族人求救,可他們的親人拒絕幫他們,還與他們斷絕了關係。”

“啊?怎麼會這樣,那妹妹最後怎麼樣了。”

“哥哥看著妹妹痛不欲生的模樣,於是便將自己的一身修為全部給了她,想為她化解魔性。”

“最後呢?”

“最後哥哥消失了,妹妹卻變成了一個不死的怪物,她想儘各種辦法都死不了,她也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哥哥了。”

阿尋皺起了小臉:“阿婆,你這個故事一點也不好聽。”

“為什麼?”

“他們好傻,明明可以開開心心在一起生活一輩子的。”

阿婆望著遠方道:“我也覺得他們傻。”

然後她又說:“難道你不覺得這樣無情無義的種族不該存在於這世上嗎?”

阿尋搖了搖頭:“可明明是那對兄妹有錯在先啊,族長爺爺說了,無規矩不成方圓。”

不知是否錯覺,阿尋感覺到阿婆的眼光冷了一下。

她接著問:“再後來妹妹怎麼樣了?”

阿婆緩緩道:“再後來呀,妹妹發現,或許毀掉能讓他們長生不死的那種東西,說不定她就可以死掉了……”

阿尋急道:“那她死了嗎?”

阿婆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她覺得這個故事無趣極了。

漸漸的,她學會了自己安慰自己,學會了自己排憂解難,可她的病依舊冇能好起來,不管她如何努力,每當第一抹曙光投進窗戶的時候,她就會不由自主的睡過去。

有幾次,她刻意強撐著不讓自己睡過去,幾次努力之後,她終於撐過了黎明前的曙光,見到了天邊的朝霞,她興奮極了,歡呼雀躍的跑出了房間,阿孃在做早飯,阿爹和哥哥在練劍,看到她像隻小鳥一樣跑出了房間,都露出了奇怪的眼神。

哥哥走到她麵前問她:“小影,你今天怎麼了?”

她眨巴眨巴眼睛,回道:“哥哥,我是阿尋啊。”

她看見哥哥的眉頭皺了起來。

阿孃走到她麵前,蹲下身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小影,又想念妹妹了是嗎?”

阿尋不解,為什麼他們都叫她小影,她想問,可一股不可抗拒的睡意傳來,她忍不住又睡了過去。

醒來之後,又是半夜了,阿婆出現在她的床前,問她:“你今天白天出去過了?”

阿尋點了點頭,興奮道:“阿婆,我見到阿爹阿孃還有哥哥了,我的病是不是快好了?”

阿婆道:“看來是快好了。”

阿尋問道:“可他們為什麼都叫我小影,我明明是阿尋啊。”

阿婆歎氣道:“因為他們太想念你姐姐了,你忘了阿婆跟你說過,等你好了,你既是你姐姐也是你自己嗎,他們叫你什麼重要嗎?”

阿尋皺著小臉問道:“不……重要嗎?”

轉念一想,好像確實也不太重要,於是她便釋然了,一想到自己快好了,她就止不住的興奮。

阿婆又說:“阿尋,阿婆馬上要離開了。”

阿尋問:“為什麼?”

阿婆道:“因為阿尋快好了呀。”

阿尋道:“阿婆你照顧了我這麼久,等阿尋病好了照顧你不好嗎?”

阿婆歎了一口氣:“阿尋,每個人都有該去的地方。”

阿尋不懂她話裡的意思,但她看出來阿婆去意已決,又問道:“阿婆,我們還會再見麵嗎?”

阿婆搖了搖頭:“不會了。”

阿尋突然覺得很不捨,可從那天起,她再也冇有見到過那位阿婆,她消失得乾乾淨淨,像是從來冇有出現過。

漸漸的,她在白天醒來的次數越來越多,十天的時間裡往往會有兩三天的時間,雖然她仍舊撐不了太久,但足夠她跑出去轉一圈了。

她會笑著跟所有見到的人打招呼,有時,她會聽見人說:“小影今天好像變活潑了。”

“小影現在的樣子好像以前的阿尋。”

“若那孩子還活著,那該多好。”

更夠重見天日的喜悅沖淡了那些話語中隱含的意思,她並冇有多想,隻是覺得自己終於可以迴歸正常的生活了。

至於她叫什麼,那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大事。

阿爹阿孃叫她小影的時候,她也會應,她要代替姐姐好好活著。

有一天,族中突然多了好多的人,據說是有貴客來訪,她纔不在乎什麼貴客,正好寨子外的藍蝶花開得正好,像一片蔚藍色的海洋,她拿著風車一頭紮進了花海中,開心的大笑了起來,遠遠的便看見一個通身氣派的叔叔牽著一個小男孩走了過來。

那男孩似乎也在看她,因為太遠了,所以她也看不清他長什麼樣,不一會兒,她便看見族長爺爺領著許多人朝那兩人迎了過去,想來那便是今日的貴客了吧。

她對貴客不感興趣,轉身往花海深處跑去,小小的藍色的花朵在她的裙邊飛揚,白色的花蕊像蕩起的浪花,她像是一隻生活在大海中的精靈,自由自在,要多快活有多快活。

不多一會兒,她在那一片花海中睡了過去,迷糊中,好像是哥哥又將她背了回去。

自從她可以在白天醒來後,不管走到哪裡,哥哥好像都在她的身後,哥哥的背讓她安心,她迷迷糊糊的說:“哥哥,我們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她聽見哥哥嗯了一聲。

她幸福的睡了過去,她以為自己可以一直幸福下去。

直到那一天晚上,她被一陣劇烈的嘈雜聲吵醒,到處都有人在喊,到處都有人在尖叫,兵器碰撞聲一聲大過一聲,她從床上爬起來,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沖天的火光,那紅彤彤的大火,像是鳳凰山上連綿百裡的鳳凰花,紅得有些驚心動魄。

她急忙拉開房門,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撲麵而來,她呆在了那裡。

她像是來到了地獄,他們居住的寨子變成了一片火海,一陣陣驚天動地的大響宛如滾滾的天雷,震得大地都猛烈的顫抖起來,煞氣充滿天地間,連天邊的月亮都彷彿蒙上了一層淡淡的血色。

地麵流淌著腥紅的血水,像是彙聚成了一條河,遍地都是殘破肢體,手腳,頭顱,到處都是……

她嚇壞了,哥哥衝過來抱住了她。

一個手拿兩柄大板斧的人朝他們走來,阿爹和阿孃攔住了他,聲嘶力竭的衝他們吼道:“走!”

平時一劍可以驚天動地的阿爹,居然連一把劍都拿不起來。

然後她便看見一年前消失的阿婆突然出現在了火光中。

兩道洶湧澎湃的掌力擊向了阿爹阿孃,阿婆看著她,眼神陰冷而又瘋狂,臉上每一條皺紋都彷彿一道深刻的恨意。

阿爹阿孃倒在了地上,那個手拿板斧的人走到了他們麵前,手中的斧頭狠狠的朝他們揮了下去。

“不要!不要!”

“阿爹……阿孃……住手……”

記憶那麼清晰,如同剛剛發生的一般,一行血淚順著淩汐池的眼角流下,她心膽俱裂,聲嘶力竭的呐喊著。

她想上去阻止,可她好像被困在一個繭中,四肢被縛得死死的,動彈不得。

她瘋狂的掙紮著,手拚命的向前伸去,使勁的捶打著困住她的那個光繭,直打到雙手血肉模糊,鮮血一股一股的從她的口中湧了出來。

“阿爹……阿孃……”淩汐池嗚嚥著,像是一隻瀕臨絕境的小獸。

“為什麼,為什麼,說!你到底是誰!”

“說啊……!!!”

一陣令人膽寒的慘叫聲過後,她雙手驟然握成拳,全身的真氣排山倒海一般宣泄而出,像是靈魂在劇烈燃燒。

被宛轉環打破的輪迴之花重新組合了起來,她看到花瓣層層綻放,一個盤坐在其中的人影露了出來。

淩汐池全身如篩糠一般抖動著,她像是想明白了什麼,發出了一聲如狼一般的哭嚎聲:“是不是你們!葉琴涯!葉伏筠!”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