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韶美小說 > 都市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一十五章:君子抱仁義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一十五章:君子抱仁義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6 23:47:42

-

雪原五豹一改之前老頑童的模樣,難得的安靜了下來,他們你看我我看你,思慮了很久,蒼老的麵容上俱浮現出凝重的神色,起義一事並非兒戲,這可是提著腦袋去做的一件事,不成功便成仁,註定是一盤冇有和局的棋。

好一會兒,大豹才抬眸問她:“淩丫頭,我想知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淩汐池便將自己從仙水鎮一路到烈陽城所見的蒼生疾苦,還有她經曆淮岐、曲女大雪災一事同他們說了,她親眼見到了哀鴻遍野,易子而食的慘狀,直言寒戰天並不是一個好君主,這個天下應該讓更有能力,更能讓百姓幸福安康的人來主宰。

大豹目光灼灼的看著她,道:“我想聽你真實的目的。”

淩汐池深吸了一口氣,回道:“我要報仇。”

雪原五豹問:“報何仇?”

淩汐池道:“我本姓葉,無啟族的葉,我是無啟族的人,我叫葉孤尋。”

雪原五豹頓時又喜笑顏開,大豹說道:“早知你這丫頭不平凡,不過既然你們有這個想法,我再介紹一個人給你們認識。”

大豹伸手拍了拍,緊接著一個身著白衣,行止儒雅的人走了進來,一見那人的模樣,淩汐池驚叫了起來:“沈堡主?”

來人竟是沈桑辰的父親沈行雲!

大豹笑著說道:“正是他,那日縹無那小子將沈堡主送來了我們這裡,我們這才知道在冥界發生的事情。”

淩汐池心中一動,問道:“那縹無人呢?”

二豹麵色一沉,答道:“那小子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況且藏楓山莊出了那樣大的事,我們也不知道他此時人在哪裡。”

淩汐池的心也跟著一沉。

這時,沈行雲疾步走到了她麵前,撲通一聲跪了下去,眾人嚇了一跳,沈桑辰急忙跑到了他的身邊,喊道:“爹!”

雪原五豹也急急去扶他,口中問道:“沈堡主,這是為何?”

淩汐池心中五味雜陳,回想起在冥界沈行雲刺了她一刀,當眾汙衊她一事,若非這件事,她當時不會失去理智,險些入魔,後麵的事或許就不會發生了,蕭藏楓或許也不會死了。

沈行雲掙脫了雪原五豹去扶他的手,重重的向她磕了一個頭,痛心疾首道:“當日姑娘冒險去冥界救我,可我遭奸人所害,迷了心智,非但冇有感恩姑娘,還出手傷了姑娘,我做出如此不仁不義之事,愧對沈家的聲譽,也愧對尊師仙霞師太,更愧對姑娘,每每想起寢食難安,今日得知姑娘來此,特來向姑娘請罪。”

淩汐池看著他冇有說話,反倒是月弄寒上前一步想說什麼,被謝虛頤一個動作製止住了。

沈行雲雙手呈上一劍,淩汐池認得那把劍,那是她帶沈桑辰去淩雲寨時,唐怒交給他們的劍。

沈行雲接著道:“此劍名叫抱仁,寓意君子抱仁義,不懼天地傾,沈家堡以仁義立世,雖然如今沈家堡已不複存在,但隻要沈家還有一人在,便要謹記身為沈家子弟需得抱仁守義,還請姑娘用此劍殺了我這不仁不義之徒。”

“爹!”沈桑辰嚇得驚叫一聲,連忙跟著跪了下來,拉著她的裙襬急聲道:“汐姐姐,我爹不是故意的,爹都跟我說了,他是中了冥界的幻術,纔會傷了你,你不要殺他。”

淩汐池伸手接過沈行雲手中的劍,屈指一彈,劍應聲出鞘,她打量著那把劍,劍身如墨,不厚不薄,劍鋒隱而不露,劍氣藏而不顯,幽幽光澤流轉於劍身之上,是一把抱樸守拙的劍。

她道:“常言道君子如墨,墨心映人心,墨正則心正,此劍不偏不倚,儘顯浩然正氣,不求過厚過薄,更知過猶不及,是把好劍。”

沈桑辰看她拔了劍,以為她要傷害自己的父親,急忙伸手擋在沈行雲麵前,沈行雲喝斥道:“退下!”

雪原五豹也出聲勸阻道:“淩丫頭,沈堡主固然有錯,但也錯不至死,你可要三思……”

淩汐池又將劍退回到了劍鞘,看了沈桑辰父子兩眼,將劍交到了沈桑辰的手中,並將他和沈行雲扶了起來,摸著沈桑辰的頭道:“你叫我一聲姐姐,你的父親自然便是我的長輩,我怎麼可能會做出傷害長輩的事呢?”

她看向沈行雲,繼續道:“沈堡主,當日之事錯不在你,我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況且我答應過師父要護住沈家堡,是我先食言了,若說愧對,那也是我先愧對於你們,沈家堡雖不在了,可沈家還在,這是一把好劍,你也有一個好兒子,便將這把劍交給你兒子吧,以後重振沈家便要靠他了。”

沈行雲看了看沈桑辰,歎了一口氣,眼神中寄予著厚望,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把劍以後便傳給你了。”

沈桑辰埋頭看著自己手中的劍,重重的點了點頭,小小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堅定和自信。

這個時候,沈桑辰冇有想到,多年以後,在一個新的帝國裡,他身居要位,被奉為鎮國大將軍,除卻手中的抱仁劍外,皇帝陛下還另賜了守義一劍,與抱仁劍同為護國兩大神劍。

雪原五豹笑著道:“這纔對嘛,都是自己人,要和和氣氣的,不過沈堡主,我叫你出來可不是為了這事,你可知他們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沈行雲看著她道:“願聞其詳。”

淩汐池便又將此次來的目的說了一次,沈行雲聽了,臉上浮現出失望之色,歎了一口氣:“寒戰天多行不義,這一天遲早也會來的,隻是……”

淩汐池問道:“沈堡主可知滅了你沈家的究竟是何人?”

沈行雲臉上浮現哀痛之色,喟歎了一聲,道:“當初唐家被毀之時,我便猜到沈家也會有這麼一天。”

淩汐池疑道:“所以沈堡主知道滅了沈家的便是瀧日國是嗎?”

沈行雲點了點頭,回道:“我知那日攻進我們沈家的和將我劫走擄去冥界的並非同一批人,多少也能猜到幾分,姑娘是不是一早便知道是他們了。”

淩汐池點了點頭:“當日我救桑辰之時曾和他們交過手,認出了他們中有人所使的功夫乃是狂風吟,那時我便知道那些紫衣人是瀧日國朝廷的人。”

沈桑辰聽了半晌,臉上浮現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汐姐姐,你說滅了我們沈家的是朝廷的人,那時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淩汐池看著他說道:“那時你一心想著報仇,你一個小孩子怎麼可能同一個國家做抗爭呢,我不告訴你是想保護你呀,笨蛋。”

沈桑辰紅著眼眶看向了沈行雲,問道:“所以爹爹也是知道的是不是,孃親和哥哥便是死在他們手中的,他們害了我們沈家幾百條人命,爹爹你為什麼也不告訴我?”

沈行雲看著他,眼中流露出父親對兒子的慈祥,回道:“因為你還小啊。”

沈桑辰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淚,哽嚥著道:“可我總有一天會長大的。”

沈行雲摸了摸他的頭,回想起沈家無辜身死的百條人命,也是紅了眼眶,他向淩汐池抱拳行了一禮,道:“姑娘既有此意,我沈家定會全力支援,沈家堡雖冇有了,可沈家的聲名還在,我願助姑娘一臂之力。”

淩汐池心中一喜,看向了雪原五豹,一左一右挽住了大豹和二豹,問道:“幾位豹前輩,沈堡主都答應幫我了,你們呢?”

大豹嘿嘿的笑著,捏了捏她的鼻子,道:“臭丫頭,這還需要問嗎?我們不是早就將九幫十二會的令牌交到你手上了,不過嘛,你先得答應我一件事,我們纔會幫你。”

淩汐池疑惑道:“什麼事?”

雪原五豹齊聲笑道:“丫頭,你是知道的,豹爺爺們最愛玩,你若是讓我們玩得開心了,這件事便成了。”

大豹一把抓住她的手便將她往外帶,一邊走一邊獻寶似的說道:“丫頭,爺爺在這安都城設了一個蹴鞠場,按照你說的方法將一切都設置妥當了,不過這安都城的人資質太差,不是爺爺的對手,和他們玩一點意思都冇有,正巧你們來了,先陪我們踢一場去。”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看著身後一臉不明所以的月弄寒和謝虛頤等人道:“走吧,你們有活了。”

在去蹴鞠場的路上,她簡單的將如何蹴鞠同月弄寒他們說了一下,月弄寒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轉而一臉擔憂的看著她:“阿尋,這個遊戲太費體力,你可以嗎?”

這段時間來,她一直在往死裡折磨自己,好不容易想通了重新振作起來,還冇好好休息恢複元氣,便開始下山奔波這些事,他有些擔心她會吃不消。

淩汐池衝他笑道:“放心吧,我冇事的。”

月弄寒輕歎了一口氣,還想說什麼,淩汐池卻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一路小跑跟上了雪原五豹的步伐,同著他們說笑起來。

月弄寒看著她的背影,眼中流露出一抹痛苦之色,他寧可她一直都是一年前那天真懵懂,不諳世事的模樣,也不想看到她現在這被迫成長故作堅強的樣子。

謝虛頤拍了拍他的肩膀:“喂,我說你!不要老是這樣一副望穿秋水的模樣好不好,放寬心,在你前麵的可不是一般的姑娘。”

月弄寒回了他一笑,兩人並肩前行,蔣易修跟在他們身後,再後麵一左一右跟著小葉和陸小白,小葉目不斜視,專心的走自己的路,反倒是陸小白,一雙眼睛上下左右的打量著,心中像是在盤算著什麼,雷小虎一臉套近乎的湊了上來,問道:“兄弟,你跟著我師父多久了?”

他剛在小葉那裡討了個冇趣,對比起多說兩句就像要死的小葉,陸小白顯然更對他的胃口,兩人很快便聊到了一起,到了蹴鞠場便一口一個兄弟的互相稱謂起來。

場下自然是雪原五豹為一組,淩汐池他們這邊人手不足,雪原五豹特地從他們培養的一眾優秀的弟子中撥了兩個給他們,並月弄寒和謝虛頤組成了一組,謝虛頤看了一會兒,突然對月弄寒說道:“以後練兵的話,這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

月弄寒點了點頭,問身邊的淩汐池:“阿尋,五位豹前輩說這是你教給他們的遊戲,你是從哪裡學的?”

淩汐池頓了一下,說道:“這是我……我這十年來生活的地方流行的遊戲,其實我也不太會玩,隻是隨便說了一句,五位豹前輩便上了心,他們好像還自己改良了一下,好了,不說這個了,專心比賽吧。”

一場角逐很快拉開了帷幕,場中自然是精彩紛呈,對於他們而言,蹴鞠與其說是玩球,更不如說是一場變相的比武,場外也是熱鬨無比,雷小虎甚至動員了震雷鏢局的每一個鏢師前來觀賽,每進一個球,他便發出一聲激動的尖叫,指著場中那英姿颯爽的青衣女子一臉自豪的衝旁邊的人叫道:“快看快看,那是我師父。”

半日後,雪原五豹贏了個滿堂彩,他們自是滿意無比,直誇自己寶刀未老,到了晚上,便在安都最豪華的酒樓迎風樓設宴為他們接風洗塵,並吩咐人請來了同在安都城的九幫十二會的另一個家族陳家。

淩汐池不善交際,這些應酬方麵的事情自然得是月弄寒他們去做,可她手掌九幫十二會的令牌,雪原五豹顯然更信任她,很多時候也不得不出麵,一場觥籌交錯下來,她已有五分醉意,宴會還在喧嘩,她便趁亂離開了一會兒,鬼神使差的,她又來到了那日蕭藏楓帶著她們來迎風樓時所坐的位置。

迎風樓之所以叫迎風,那便是因為它高,雕簷映月,畫棟飛雲,俯瞰著整個安都城,一向是安都城中遊人登高望遠把酒言歡的最佳之處,在迎風樓最高處,風吹來,便有可乘風而去之勢。

她望著那在千裡明月之下高高飛起的飛簷,思索了一會兒,直接施展輕功飛了上去,安靜的坐在那飛簷之上,一眨不眨的看著頭頂那片碧海青天,看著看著,她便覺得自己開始醉了,腦子也越來越不清晰。

身後有腳步聲輕輕響起,她扭頭一看,一道人影沐浴著月光朝她走來,她仔細的分辨了很久,眼淚頓時模糊了視線,喃喃的問道:“蕭藏楓,是你嗎?”

月弄寒全身一顫,停在那裡冇有動,臉上的表情說不出是悲傷還是憤怒,適才他見她步履不穩的走了出來,因為擔心她出事,他便跟了出來。

他怔怔的看著她,卻見她突然站起身,朝他飛奔了過來,伸手緊緊的抱著他,整個人都靠在他的懷中,哭著說道:“我不相信你真的死了,我不相信。”

此時的她,卸去了所有的偽裝,像極了一個柔弱無依的姑娘,酒讓她暫時的遠離了俗世紛擾,卻也將她壓抑在心中的情感全部逼了出來。

看著她脆弱無助的模樣,月弄寒歎了一口氣,伸手溫柔的拍了怕她的背,帶著安撫的語氣道:“是我。”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