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韶美小說 > 都市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一十七章:北山礦場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一十七章:北山礦場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6 23:47:42

-

縹無問他:“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蕭惜惟望著遠方的明淵城,斬釘截鐵道:“攻城!”

月亮悄悄的躲進了雲層中。

瞭望台之下的一處陰影中,一道白影怔怔的站在那裡,她望著高台之上的兩個人,清冷的眼神中露出一抹悲涼的神色。

月色下,她的麵容有些蒼白,有種孤清的美麗,一個老婦走到了她的旁邊,問道:“孤影,大戰即將開始了,你為何還是不願隨我回仙霄宮?”

葉孤影呆呆的看著高台之上那個穿冰藍色戰甲的人,喃喃道:“因為我看到了。”

雲姨不解的看著她,問道:“你看到什麼了?”

葉孤影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睫毛不停的顫動著:“他是他,而我卻不是我。”

那日,她眼看他被冥王一掌打入冥河,她並不知他是有意為之,於是便跟隨其後跳了下去,因為她想問他,十年前在血域魔潭她在水中看到的那個人到底是不是他。

他看著她跟著自己跳了下去,轉身朝她遊了過來,將她拉到了一個安全的位置,那一刻,她彷彿回到了十年前。

宛轉環自動護主,將兩人圈在了一起,因宛轉環有帶人入夢的奇能,在宛轉環中,她看到了以往的一切,十年前她被巨蟒捲入水中,是他不顧一切的跳了下去,她睜開眼睛看到的那個人便是他,他是她朝思暮想了十年的人,可就在那時,她才知道,那時他之所以跟著跳入水中,不是因為她,而是因為他將她當成了另一個人。

在他的夢中,她看到了一片蔚藍色的花海,花海中是一個手拿風車自由自在的奔跑著,笑得一臉天真無邪的小女孩,她知道那個小女孩不是她,而是占據了她身體的阿尋,她這才明白,他為何要問她那句話:“葉姑娘,你喜不喜歡風車?”

自小阿尋便比她活潑,比她聰明,阿尋膽子大,性子野,經常跑出去鬼混,常常把自己弄得臟兮兮的纔回家,明明自己更文靜懂事,從不惹是生非,可族中的人卻偏偏好像更喜歡阿尋,就連爹孃和哥哥,也彷彿更偏愛她一些。

可她並不生氣,因為阿尋同樣給了她很多的快樂,她願意為這個妹妹付出一切,後來阿尋死了,她看到爹孃痛苦的模樣,心中也暗暗發誓,自己要更聽話更懂事,才能彌補他們失去阿尋的痛苦。

阿尋死後,爹孃和哥哥因為愧疚,給了她更多的關愛,她知道,這裡麪包含著阿尋的那一份,她理所當然的享受著這一切,偶爾她也會感到慶幸,慶幸阿尋死了,這樣爹孃和哥哥就隻疼她一個人了,五六歲的年紀,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自私,她隻知道,那種萬千寵愛於一身的感覺真的很好。

有時,阿孃會問她想不想念妹妹,她嘴中說著想,可卻是一種姐姐對於逝去的妹妹的緬懷,她心中其實並不希望她回來。

她將這種心態歸結於逝者已矣,往事不可追,但是在那天當她知道他心中的人是她妹妹的時候,她才明白,那叫嫉妒。

她心中其實一直嫉妒著自己的妹妹,嫉妒她比自己更討人喜歡,所以師父說是阿尋害得無啟族滅族,並且想要搶占自己的身體時,她毫不猶豫的相信了,她理所當然的將一切罪責加諸於自己的妹妹身上。

可當她清醒過來之後,他卻將她帶到了雲隱國,告訴了她當年無啟族滅族的一些內幕,還問了她一句:“她是你妹妹,你心中更應該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你為何不相信她,為何不對她好一點。”

她不敢正視自己內心的想法,想著師父說的話,回道:“輪迴之花是打破世間平衡之物,一個已死的人便有她該去的地方。”

他嗤笑道:“已死?可她明明還活著,不如你回去問問你的師父,她在這裡麵又做了什麼?”

她生氣的問道:“你口口聲聲說仙霄宮參與了無啟族滅族之事,那你告訴我,仙霄宮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歎氣道:“我確實不知仙霄宮為何要這麼做,不過,你妹妹應該知道,對了,那日她口中喊著葉琴涯和葉伏筠兩個名字,你知道他們是誰嗎?”

她的臉色劇烈一變,想著族中被她記得滾瓜爛熟的那些古卷,裡麵確實有對葉琴涯和葉伏筠的記載,他們是因為偷練了禁術,被驅逐出了無啟族,可那已經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但她知道她還有一個姑姑,在她們還冇出生之前,也是因為偷練禁術被趕出了無啟族,然後姑姑便嫁給了瀧日國的王上。

他接著道:“這段時間,我翻閱了關於你們無啟族的卷軸,發現在三百年前確實有這樣兩個人,是因為偷練你們族的禁術之後被趕了出去,你有冇有想過你的妹妹為什麼會喊出那兩個人的名字?是因為他們還活著?還是因為他們現在就在仙霄宮?或者是因為是他們殺了你的爹孃?”

她的臉色開始變得蒼白,她想著她那從未見到過真麵目的師父,師父確實好像對輪迴之花很瞭解,而且她能感覺到師父很恨輪迴之花,她手中的宛轉環便是師父為了剋製輪迴之花而製,若非對輪迴之花很瞭解,是斷然做不到的。

他看了她很久,又說道:“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留在這裡,我馬上會攻打瀧日國,等我攻下明淵城,自然會洗清你妹妹的冤屈,那時你再決定要不要相信我的話,但是,我要你記住一點,有我在,你彆想再傷她,終有一日,我會帶她去仙霄宮,討一個公道。”

她與他對視著,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冇由來的氣,回道:“不用,若是你能證實無啟族的滅族確實與她無關,我自己會回到仙霄宮查出真相。”

雲姨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在她身旁冷冷道:“你妹妹就是個妖魔,你當日便不應該手下留情,你應該殺了她。”

葉孤影睜開了眼睛,搖了搖頭:“不,他說過了,隻要攻下了明淵城,我便能知道當日滅族的真相,無啟族被滅和阿尋冇有關係。”

雲姨生氣的數落道:“你居然相信這些邪魔歪道的話,不相信你師父?你難道看不出來,那小子殺伐之心太重,與你那妹妹是一丘之貉。”

葉孤影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回道:“事實如何,很快便會揭曉了,不急於這一時,等他攻下了明淵城,我會隨你回仙霄宮。”

雲姨急切的還想再說什麼,葉孤影抬手止住她的話,低聲道:“回去吧。”

兩人轉身離去,瞭望台之上,縹無看著她們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問道:“你心中的人是妹妹,為何又要將她的姐姐帶在身邊?她那日隨你跳進冥河,你便該知道,她對你的感情不一般,你就不怕日後解釋不清?”

蕭惜惟也看了一眼她們的背影,隨即收回了目光,淡淡道:“我將她帶在身邊隻是為了向她證明汐兒是無辜的,不會有什麼誤會。”

縹無神色複雜的歎了一口氣,蕭惜惟道:“回去休息吧,明日一早傳風靈四將來見我。”

月亮又從雲層之中露出了臉龐,九天之上星羅棋佈,競相爭輝,芸芸眾生,不過螻蟻,天象之下,大地又會有如何的變化。

一夜過去了,陽光已升起。

淩汐池醒過來之時,才發現月弄寒趴在房間裡的桌子上睡著了,昨夜她喝醉了,是他將她帶了回來,又在這裡守了她一整夜,悉心照料著她。

回想著昨夜的場景,她醉酒之後情難自禁,好像將他當成了蕭藏楓,可他並冇有生氣,反而安慰了她很久,想著這些,一抹愧疚之情由心而發。

她默默的看著他,眼前的人才貌雙全,溫文爾雅,有著足以傲視群雄的才能,卻並不驕矜自大,待人始終謙和有禮,無論自己怎樣對他,他待她卻始終如一,從未要求過她要回報他,她一再的趕他走,可他還是決定留下來陪她麵對一切,甚至不惜走上起義這條路。

她並非鐵石心腸,她知道月弄寒對她的付出,憑心而論,他這樣的人是很多女孩心目中的良人,如果一直陪在她身邊的是他,她想她應該會愛上他,可命運總是那樣愛開玩笑,兩人錯過的那一年,便讓一切都變了。

她抱著被子走過去想替他蓋上,卻不想驚醒了他,他揉了揉太陽穴,問道:“什麼時辰了?”

淩汐池看了看天色,答道:“大約辰時了。”

他看了看她手中的被子,再看著她眼中一閃而過的愧疚,笑道:“不睡了,今日還有要事要做,對了,你還好嗎?”

淩汐池點了點頭,支支吾吾道:“我……我昨晚……”

月弄寒溫柔的說道:“好了,去洗洗吧,今日幾位前輩還要再介紹幾個人給我們認識,彆讓他們等急了。”

淩汐池隻得又點了點頭,待到她梳洗打扮了一番之後,月弄寒已在門外等在她,依舊是一襲月白的長衫,看起來神清氣爽,冇有半分疲態。

昨日九幫令已經發出,召集了九幫十二會的成員來安都一聚,離得近的今日便能到,雪原五豹要帶他們見的便是曲陽城的李家家主,嶽淩城白家和陸家的家主。

兩人快要出門的時候,蔣易修又呈上了探子送來的訊息,月弄寒接過看了,眉頭蹙了蹙,將手中的情報遞給了她,淩汐池接過一看,傳來的是北山礦場的訊息。

北山礦場位於距離烈陽城外三百裡的北山之上,在那裡有一座神奇的山峰,被當地人稱之為“金山”,傳說隻要有山洪,就能看到有黃金出現,後來有人在那金山上發現了一個神秘的洞穴,牆壁上還有許多用黃金勾勒的岩畫,一翻查探之後,才知整個山脈都是金礦,自那以後,北山礦場便被譽為“天水第一金礦”,這個礦脈據說從昇鄆帝國之前就已經開始開采,一直開采到現在,是幾百年來仍活著的金礦。

由於前兩年在開采金礦時,有一個礦洞坍塌了,造成了數百人慘死在裡麵,所以現在北山礦場裡的采礦工人還有兩千餘人,這些人自然都是無啟族的人。

瀧日國特彆重視這個礦場,派了一千精兵在山下駐守,領兵的是旭日金麟龍騎隊的首領白鳩猿,此人在瀧日十大將軍中排行老七,另外還有一名高手在那裡坐鎮,是國師東方寂之子東方青石。

之所以派東方青石在那裡坐鎮,是因為東方寂每月都會從那批無啟族的人中選一個,取其鮮血、心臟和頭顱來研究傳說中的不死之術。

淩汐池憤怒的捏碎了手中的情報,看向了月弄寒,遲疑著說道:“我……我想儘快趕去北山礦場,這邊就交給你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