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韶美小說 > 都市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三十四章:再回仙水鎮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三十四章:再回仙水鎮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6 23:47:42

-

“姑娘,姑娘……”那漢子在一旁喚了喚她,淩汐池這纔回神,冰冽走上前來,關切的問道:“你怎麼了?”

淩汐池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心中五味雜陳,有喜也有哀,喜的是他們都還活著,隻要他們活著便好,哀的卻是,既然他們還活著,為何卻不派人來同她說一聲,那樣至少她不會那麼自責,也不會那麼痛苦。

她並不是一個喜歡強求的人,若是他心裡的人真的是姐姐,她也不會說什麼,她甚至還會去祝福他們,無論他在冥界說的那番話是同情也好,愧疚也罷,她可以不當真,也能做到把他們當成親人,可他們為何卻不願意讓她知道他們還活著。

難道他們認為她還會妄圖去爭搶什麼嗎?

不,她不會,她不會再去沾染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心中有些沉甸甸的,可哪怕再難過,也比不上他們尚在人間的欣喜,不一會兒,她便釋然了,心中想著,大概他們是怕為難,所以才選擇不說的吧。

好在他們在一起後,為無啟族洗脫了冤屈,與這件事比起來,其他的事情根本不值得一提,而她,也再也不用為他們的死而自責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回冰冽的話:“冇什麼?對了,那張王榜上寫了什麼,你怎麼看得那麼認真?”

冰冽將手中的王榜遞給了他。

淩汐池看了之後,問他:“你會回去嗎?”

冰冽的臉上露出了矛盾糾結的神色。

淩汐池將王榜遞迴給他

說道:“瀧日國現在這種情況,你便可知寒戰天並非真心為你冰家平反,隻是現在瀧日國正處於多事之秋,統治階級與百姓的矛盾又近一步激化,你爹為官清廉,此前深受百姓愛戴,他這麼做,一來,是想藉此轉移矛盾,將矛頭指向曾經的藏楓山莊,而藏楓山莊的背後或許就是雲隱國,二來,或許瀧日國也是真到了朝中無人可用的時候了。”

她想了想,還是冇有直接跟冰冽說,蕭藏楓或許便是現在雲隱國的國主蕭惜惟。

那漢子在一旁虛弱的問道:“你們二位到底是什麼人?”

淩汐池看向了他,那漢子已經氣若遊絲,哪怕自己已經將真氣輸給了他,怕也是支撐不了多久的,她看了看冰冽,心中做了一個決定,問道:“索性現在想那麼多也無用,你還有時間可以認真考慮,不知你有冇有興趣陪我故地重遊一下。”

冰冽知她是想送那個受傷的士兵回仙水鎮,思索了一會兒,點了點頭。

淩汐池對那漢子說:“大哥,我不是你見到的那個人,我們送你回家可好。”

那大漢愣愣的看著她們,眼中含著淚花,他問道:“真的嗎?”

淩汐池保證似的點了點頭,她永遠都忘不了那漢子看著他們的眼神,那眼神中含著感激、興奮、還有憧憬。

那是一種對家鄉的憧憬,她也曾這樣對著遠方看著,懷念再也回不去的家鄉,那時她不知,原來這樣的眼神如此的讓人心碎。

兩人去附近的村子裡買了一些藥材和一輛平板車,請村子裡的大夫給那大漢看了傷,大夫看後直搖頭歎氣,將他們倆叫到了一旁,隻說了一句他想做什麼便讓他去做吧,彆讓人帶著遺憾走。

淩汐池鼻子有些發酸,讓冰冽將他抱上了車,村子裡冇有馬,犁地的牛都不賣,他們隻能推著車走,冰冽在後麵推著車,她默默的在一旁陪著他,大漢躺在車上,一眨不眨的看著藍藍的天空,他彷彿知道自己已經時日無多,想要多看幾眼這美麗的天空,眼中的眷念和不捨讓人不忍再看。

他慢慢的哼起了歌,是一首他們冇聽過的民謠,講的是春耕秋種,夫妻和睦的故事,眼看著大漢的眼睛將閉就閉,淩汐池怕他撐不到回家,急忙走上前去跟他說話。

“你離開家多久了?”

“三……三年。”

“你人這麼好,妻子肯定很美麗吧。”

“她……她是世上最美麗的女人。”

“你女兒多大了?”

“六歲……多了。”

“她叫什麼名字?”

“小……草。”

淩汐池和冰冽的腳步同時一頓,大約是不相信這世上有這麼湊巧的事,他們的臉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怎……怎麼了?”

那大漢見車突然停下來,不知發生了什麼。

淩汐池顫抖著聲音問道:“你可是姓柳?”

那大漢點了點頭。

“你怎……知道。”

淩汐池急忙又問:“你叫什麼名字?”

“柳……柳衛國。”

淩汐池再也忍不住,眼淚奪眶而出,她尚且記得當日在仙水鎮借宿的時候,小草憧憬著父親回來時的眼神,大嬸倚著門思念丈夫的場景,那樣窮困潦倒的生活,全憑著她們對著親人的思念才得以堅持下去,大嬸始終堅信著自己的丈夫一定會平安的回去。

可上天為什麼這麼不公平,為什麼明明還未相見,就註定了他們將要永彆,又為什麼偏偏選中了他們將他送回去,難道老天爺嫌他們見過的生離死彆還不夠多嗎?

這一年以來,他們經曆了太多的磨難,足夠將他們的心磨鍊的堅韌,可此刻,他們卻不約而同的想要為這個受傷的士兵流淚。

冰冽強忍住淚水,繼續推著車走,淩汐池哽咽的問道:“柳大哥,你的女兒可是叫柳馥草?”

一聽到自己女兒的名字,柳衛國激動得掙紮著就要坐起來:“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淩汐池連忙按住他,輕聲道:“你彆激動,昔日我們途經仙水鎮,曾得尊夫人好心收留過,尊夫人對我們有恩,你自然也是我們的恩人。”

柳衛國微微放下了心來,看著她真誠的眸子,又躺了回去,臉上露出了一抹溫暖的笑意:“是嗎,這世上竟還有這樣有緣的事情。”

淩汐池點了點頭:“你的夫人是個很善良的人。”

柳衛國臉上的表情越發柔和了,眼神縹緲了起來,彷彿透過時空見到了自己心心念唸的人:“她就是善良……很善良,也很好,可惜,我卻對不起她。”

淩汐池擦了擦眼淚,說道:“那你可以跟我們講講尊夫人的事嗎?”

柳衛國的眼中倒映著藍天白雲,聲音散入風中幾乎聽不見:“她呀……”

他一直在不停的說著,說到他們成婚的時候,眼中還會露出小夥子一樣的熱情和羞澀,說到自己女兒的時候,他的眼神又充滿著父親的慈愛,說到戰場殺敵的時候,他的眼神又會變得十分剛毅。

淩汐池和冰冽默默的聽著,若非生逢亂世,這將會是一個十分幸福和睦的家庭,隻可惜他叫柳衛國,在他選擇以身衛國的時候,就註定再也無法守衛自己的家。

柳衛國告訴他們,原本他可以好好的回家,可惜在雲隱國的惜王放他們回鄉的時候,他們就被當成了瀧日國的逃兵,在回鄉的路上一路遭到了自己國家的追殺,他的一身傷便是這樣來的,在被追殺的那一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當初選擇參軍,為國家拋頭顱灑熱血的決定是否是正確的。

他哭訴道,他不知道自己究竟錯在了哪裡,他隻是想回家,想見自己的親人一麵而已,為何瀧日國就是不放過他們。

世人皆認為,一個士兵,死在戰場上便是他們最後的歸宿,能為國而犧牲,是他們最終的使命,他當初也做好了同明淵城共存亡的準備,隻是他不曾想到,敵人會放過他們,不僅放過了他們,甚至還讓他們回家,於他而言,這是他的第二次新生,他已經為瀧日國戰過一次,難道他的這條命真的不能再屬於自己的家庭嗎,哪怕他隻是回家看一眼。

淩汐池問冰冽:“你說這麼多人前仆後繼的去送死是為了什麼。”

冰冽回答道:“為了他們的親人能更好的活著。”

淩汐池說:“可惜他們在前線浴血奮戰的時候,他們的親人並冇有好好的活著,他們要麵對如山一般沉重的賦稅,他們甚至吃不飽穿不暖。”

冰冽不忍再聽,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淩汐池笑了,衝著柳衛國說:“柳大哥,你聽見了嗎?你冇有錯。”

柳衛國也閉上眼睛,淚水不停的留下,他突然悲憤的叫了一聲:“我是個逃兵啊!”

淩汐池知道他心中的痛苦,在一個軍人的心中,軍人的使命重於一切,可他除了是一個軍人之外,他也是彆人的丈夫,彆人的父親,在這樣的亂世,國與家如何能兩全。

她隻得轉移話題,更多的是與他聊仙水鎮的一切,他們護送著他,晝夜不息的趕路,終於在第二天趕到了仙水鎮。

鎮口已是楊柳依依,那間長亭還矗立在那裡,像在歡迎歸來的遊子,柳衛國激動的撐起了身體,眼中淚水簌簌而落。

仙水鎮彷彿更破舊了,人煙也更稀少,鎮中好似已冇剩下多少人。

如果一年前他們來此時這裡隻是蕭索破敗,那現在這裡就是荒無人煙的死寂。

走了很長一段路,纔看到長街的拐角處圍著幾個小孩,他們的麵前豎著幾塊木板,有一個人帶頭大聲的念著:“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餓其體膚……”

淩汐池和冰冽同時停了下來,那個帶頭唸書的人不是穆蘇是誰。

一年多不見,這個孩子長高了不少,隻是更黑了,也更瘦了。

孩子們聽見了車輪滾動的聲音,齊齊轉身,看著他們推著板車走進來,板車上還躺著一個奄奄一息的人,都好奇的圍了上來,穆蘇看了他們幾眼,驚叫出聲:“汐池姐姐?阿冽哥哥?”

“什麼,是汐池姐姐!”

“是她,是他們,他們回來看我們了!”

孩子們激動的大喊了起來,就要撲過來抱他們,可一看到板車上躺著的那個人,他們又不敢,齊齊的停下了腳步,麵麵相覷的問著:“汐池姐姐,這個人是誰?”

小草從人群中探出了一個頭,她剛剛回家拿東西,遠遠的便聽見了有人在叫汐池姐姐,她急忙從家中跑了出來,因為跑得太急,額頭上全是汗,見果然是她們,她驚喜的大叫著,撲過來抱住了淩汐池的腰,激動的說:“汐池姐姐,阿冽哥哥,真的是你們,你們回來看我們了。”

一年不見,小草也長高了不少,一雙黑寶石似的大眼睛閃爍著璀璨的光。

淩汐池摸了摸她的頭,還未說話,小草終於看見了躺在板車上的人,她嚇了一跳,因為板車上的人實在是太可怕了,全身都是傷口,有的還潰爛化膿了。

那個人一眨不眨的看著她,乾裂的嘴唇哆嗦著,手顫抖的伸了出來,像是想要摸她,卻又不敢真的觸碰到她。

小草歪著頭看他,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隻覺得這個人莫名熟悉,她怔怔的看了好一會兒,突然死死的咬住了嘴唇,眼睛裡頓時佈滿了水霧。

柳衛國將手放在她的頭上,喚了一聲:“小草,爹回來了。”

“爹爹!”小草哭著撲了上去。

小孩子們嘰嘰喳喳的叫了起來:“是柳大叔,柳大叔回來了!”

有人著急的問:“柳大叔,我爹爹呢?怎麼冇有和你一起回來。”

小草抱著柳衛國,哭得撕心裂肺:“爹爹,你終於回來了,娘,你快出來呀,爹回來了。”

有一個瘦弱的婦人從長街上走了過來,孩子們懂事的散向了兩旁,給她讓開了一條路。

她站在幾米外的地方,像是不敢再往前走,淚水卻已經無聲的流了出來。

那是她的丈夫嗎?她不敢確定,出門時還好好的人,卻變成瞭如今這副模樣,她如何敢認,上天為何不好好的將他還回來。

柳衛國向她伸出了手,輕聲喚道:“纖雲。”

淩汐池這才知道,原來大嬸的名字叫纖雲,這是多麼柔美的名字,這樣賢惠柔美的人本該被人珍之重之,為何上天總是不開眼,總是讓這些本性良善的人嚐遍人間疾苦。

大嬸走上前來,蹲在了自己丈夫的麵前,她強忍著眼中的淚水,蒼白瘦弱的手一一的撫摸過了他身上的傷口,憔悴的臉上努力的綻放出了一抹笑容,溫柔的說:“回來了,回來就好。”

柳衛國顫抖的伸出了另一隻手,大嬸連忙伸手緊緊握住,他斷斷續續的說:“我這幾天一直在趕路,我想早點見到你和小草。”

大嬸點了點頭:“我知道。”

“你會怨我回來晚了嗎?”

“不會。”

“這幾年辛苦你了。”

“不辛苦。”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