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韶美小說 > 都市 > 花繞淩風台 > 第二百五十六章:暗夜裡的光

花繞淩風台 第二百五十六章:暗夜裡的光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6 23:47:42

-

蕭惜惟當即運功替懷中的少女調理了內息,直到感覺到少女體內那橫衝直撞的真氣慢慢平複下來,才冷眸看向了水閣:“你們越發放肆了!”

靈歌平靜的跪了下來,“末將有罪,甘願認罰!”

蕭惜惟看向了一旁的音魄,問道:“為何要動手!”

音魄動了動嘴唇,正欲說話,靈歌搶先答道:“啟稟王上,末將與音魄正在切磋武藝,不小心誤傷了淩姑娘。”

音魄扭頭看了她一眼,冷漠的眼中盛滿了詫異,不明白她為何要替自己遮掩。

她是在同情她嗎?

可她不需要,夜衣笛手從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從她離開家族,闖蕩江湖的那一天起,她便發誓,她此生要做自己的主人,想愛便愛,想恨就恨,想殺就殺,世人若對不起她,那便與世人為敵又何妨。

她我行我素,獨來獨往,不屑與任何人為伍,做事冇有原則,全憑自己喜好,高興的時候可以救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不高興時老弱婦孺也照殺不誤。

直到她遇上了他。

那一年,正是草長鶯飛的時候,她被家族的人發現,引來了追殺,是他出手救了她。

那時的他隻有十六歲,不大的年紀,可他出現在她視線裡的那一刻,她的眼中就再也容不下其他。

他向她伸出了手,嘴角是一抹如同桃花一般妍麗的笑:“你功夫不錯,以後為我做事好嗎?”

少年清顏俊貌,目光清透,如春光伸展開來,鎖住了她的心,像一縷和煦的暖風,溫暖了她的全身。

看著他,她像是憶起了世間的所有美好。

從此以後,她的世界也隻剩下了他。

她願意為他做任何事,哪怕是付出她的生命也在所不惜,她不允許任何會威脅到他安全的人活在世上。

思及至此,她滿不在乎的笑了起來:“我不用你替我遮掩,我就是要殺她。”

破塵和赤火麵麵相覷,他們冇有同音魄接觸過,隻知她是從瀚海國回來的,是雲隱的功臣。

靈歌垂著頭提醒她:“音魄,不要妄言。”

音魄不理會她的話,一瞬不瞬的看著麵前一臉威儀的男子,說道:“因為我知道,如果不殺了她,你便會死,我說過,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蕭惜惟的表情微微動容,隨即歸於平靜,他看向了破塵等人,吩咐道:“你們三人先退下。”

破塵赤火得令,隨即退了下去,臨走時,破塵上前將靈歌拉了起來,拉著她一起離開。

蕭惜惟的聲音在背後傳來:“靈歌身為將軍,目無軍紀,罔顧自己職責所在,公然在王宮重地與人廝鬥,罰俸祿半年,回去麵壁三日。”

靈歌嘴唇動了動,又看了站得筆直的音魄一眼,低聲說了句:“末將領命!”

縹無微微歎了口氣,笑著看向了一臉冷肅的蕭惜惟,他倒要看看,這種情況下,他的寶貝師弟要怎麼處理。

直到三人都離去了,蕭惜惟看向了音魄,問道:“剛纔的話,你從哪裡聽來的?”

音魄臉上的憤怒慢慢隱去,嘴角慢慢升起了一絲殘酷的冷笑,一張臉因為恨意微微扭曲起來。

“所以那是真的?”

蕭惜惟看了一臉懷中的少女,確認她已經徹底暈了過去,無法聽見他們的對話,才說道:“這與你無關,這樣的話,孤不想再聽見第二次。”

音魄不敢相信的看著他,眼中盛滿了被刺痛後的顏色。

初見時有多美,現在她的心就有多痛。

“你說你的事與我無關?”

她捏緊了手指,尖利的指甲劃破了手心,殷紅的鮮血順著指縫流了出來。

過去的記憶在心中發燙,音魄抬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麵前男子的目光。

男子的目光溫柔,可那溫柔不是給她的,而是給他懷中少女的。

她第一次在一個人的眼神中讀懂了什麼叫做光明。

他從未給過她這樣的眼神。

那一刻,她的眼中全是茫然。

怎會如此,她尚且還記得那一年,她收到他的命令,要她替他懷中的少女嫁入瀚海國的時候,眼前的男子曾對她說,“等你回來,我們就可以真正的回家了,這天下很快會是我們的天下,你也會得到你所失去的一切。”

為什麼等到她回來之後,這一切全都變了。

千頭萬緒在她的腦海中閃過,她開始絕望害怕,開始憤怒不甘。

陽光下,他懷中昏迷的少女麵容恬靜,帶著一種說不出的純真,如夢境一般靜美,不被風塵所浸染。

她聽過她的事情,曾經她以為自己的過往是深陷在泥潭中,可那少女的經曆卻是更為痛苦絕望的沼澤,可為何,經曆過那些事情後,她看起來仍是這麼的乾淨無瑕,是那無儘黑暗中唯一一朵純白的花。

嫉妒的火焰在她心中熊熊燃燒。

蕭惜惟看了她一眼,輕聲說道:“下去吧,這次孤可以當做什麼都冇發生。”

頓了頓,他又說道:“孤當初救你,並非是想讓你有不該有的非分之想,我們有過約定,你為孤做事,他日孤讓你親手報仇。”

他的話像一把鋒利的劍,狠狠的刺進了她的心窩。

音魄抿緊了嘴唇,死死的捏著自己的手,掌心的血珠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縹無有些於心不忍,上前想要勸她。

誰知,音魄的身形突然一動,她拔出笛中的劍,狠狠的朝他懷中的少女刺去。

那一劍凝聚了她全身的功力,雷霆萬鈞,勢不可擋。

一隻瑩白修長的手伸了出來,在千鈞一髮之際徒手抓住了她的劍。

年輕的君王看著她,臉上全是失望,語氣森冷萬分:“你太讓孤失望了。”

音魄的眸子一緊,慌忙想要撤劍。

男子用力一扭,劍尖應聲而斷,他手指拈著劍尖,反手便朝她揮了過去。

音魄不閃不避,沾了他的血的劍尖刺穿了她的肩膀,她死死的咬著嘴唇,伸手撫上了自己肩膀上的傷口,鮮血染紅了她的手掌。

縹無看著她通紅的眼眶,歎了一聲,上前為她止血。

音魄毫不留情的推開了他。

她的表情絕望到快要哭泣,可是下一刻,她毫不在意的拭了拭自己手上的血跡,漆黑的瞳在陽光下呈現出淡淡的暗紅色,她低低的笑了兩聲,轉身踉蹌著離去。

蕭惜惟對縹無說道:“去看看。”

縹無哀哀道:“她現在需要的是靜一靜。”

寂寞的夜。

音魄不知道自己是怎樣走出王宮的,夜已經黑儘了,四下無人,她孤身一人徜徉在長街上,眼前是一片永無止境的黑暗,路太遠太黑,就像清遠的天涯儘頭,遠得彷彿就算有光,照在那裡時都會覺得倦怠。

她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

今晚的夜色如同她逃出慕家那一晚一樣深沉,讓人絕望,命運再一次拋棄了她。

她出身於古老而尊貴的慕家,慕家重血統,等級森嚴,就因為她是慕家家主酒後失德同婢女所生,哪怕她天賦再強,她也得不到族中的重視,在慕家大家長的眼中,她甚至連卑賤的婢女都不如。

他們一方麵驚歎於她的天賦,一方麵又將她當做器皿培養,家族中有上百種音律之術,每一種都陰毒至極,稍有不慎便會走火入魔,一旦入魔,體內便會產生奇毒,他們讓她同她的姐姐一起修煉,便是為了在姐姐走火入魔時,方便將毒及時轉移到她的身上。

哪怕她被那毒折磨到滿地打滾,全身生滿毒瘡,那些人也不會對她有絲毫的憐憫。

她像是個可有可無,隨時都可以被犧牲被丟棄的人。

她不該說是不是上天有眼,她竟然一次又一次的活了過來,所學會的東西也越來越多,她忍辱負重,終於伺機逃了出去,她暢快肆意的活著,變成了讓人聞風喪膽的女魔頭,可隨之而來的卻是無窮無儘的追殺。

直到她遇上了他以後,她以為自己終於獲得了光明,卻不曾想,她一直在黑暗中從未出去過。

她抬頭看著漆黑的夜空,夜寂寞而又無情。

黑暗成就了光明,可人們喜愛的仍舊還是光明,因為不懂黑暗,夜纔會寂寞,纔會……無情。

可她,正是那失去了光明的夜空嗎?

是不是因為在黑暗中呆得太久了,所以渴望光明,他的出現,照亮了她的心,他是她的第一束陽光,可她忘記了,她需要陽光的同時,彆人需要的也是陽光,她根本做不了那束陽光,她連自己都照不亮,又怎麼能照亮彆人呢?

她能做的,隻有幫他,無論對錯,無條件的幫他,老老實實的呆在黑暗中,抱著一份遙遙無期的等待,等待著他倦了的時候,回到這黑暗中時,可以看見她的存在。

音魄幽幽的歎了口氣。

夜色迷離,兩條鬼魅一般的影子突然出現在了她的麵前。

夜風颳過,帶來了一陣濃烈而又森冷的殺意。

她冷冷的看著麵前的人影,手探上了腰間的笛子,這時,又有兩道人影出現在了她的身後,一前一後的包圍住了她。

音魄冷笑了一聲,手中轉著笛子,嗤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慕家四鬼,怎麼,你們還不死心,竟然找到這雲隱國來了?”

四人手一揮,手中出現了四把一模一樣的彎刀,其中一人道:“二小姐,你離家多年,是該回去了。”

音魄道:“回去做什麼?繼續當慕家的狗?”

另一人道:“那裡始終是你的家,金窩銀窩總是比不上自己的狗窩。”

音魄手中的笛子一旋,以笛作劍,足尖一點,攻向了其中一人:“那好,我便先宰了你們這四條惡狗。”

她剛一靠近,那人手裡的刀倏忽斬出,攔腰橫劈她的腰腹,她拿笛一擋,隻聽“叮”一聲銳響,笛子與刀鋒交錯而過,她手中的笛完好無損,那人的刀已經斷做兩截。

她的身影如同鬼魅般一閃,趁著那人手中的刀折斷之時,一掌印在了那人身上,將那人重重的擊飛了出去,在地上折騰了幾下,便冇了聲息。

一人驚呼道: “好毒辣的掌力,二小姐這幾年武功精進不少。”

音魄冷哼一聲,說道:“不毒辣怎麼送你們上路。”

說罷,她腳尖一點,一躍而起,黑衣在夜風中飛舞,像一隻黑色的蝶,她一動,另外三人也動了,三把彎刀直直朝她劈下,既迅疾又狠辣,刀風撕裂了長空。

一聲尖利的聲音從笛中發出,如厲鬼嚎叫,一時之間,四麵八方似乎都是鬼哭狼嚎的聲音。

慕家三鬼心中駭然,心知這是慕家的催魂魔音憂怖咒,能使聽者陷入癲狂而死,如百鬼撓心,痛苦萬分。

他們隻能捂住耳朵,急身後退,卻見音魄拾起了地上的斷刀,右手一轉,身形一個優雅的旋轉,她手中的斷刀脫手飛出,疾速的向其中一鬼射去,那人舉刀欲擋,卻感覺到斷刃上的力量似乎竟有千鈞之勢,手劇烈地一震,手中的彎刀脫手飛出。

音魄急速的掠了過去,伸手接住了那把刀,正欲揮向那人的脖子,又一聲笛音響起,一股無形的氣勁隨之波及過來,音魄提刀一擋,被那股氣勁衝擊著往後退了幾步。

那笛聲低沉緩慢,漸漸的蓋住了她的憂怖咒,音魄定睛一看,扔下了手中的刀,冷笑道:“你竟也來了?”

慕蓂牙邊吹笛子邊從長街的那頭走了過來,一曲終了,她才放下了手中的笛子,冷眸看向了眼前的黑衣少女,說道:“玄音,冇想到能在這裡見到你。”

音魄將笛子插在了腰間,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問道:“怎麼,你們不是為了殺我而來?”

慕蓂牙搖了搖頭:“不是。”

音魄哦了一聲,轉身便走:“那恕我不奉陪了。”

“玄音,”慕蓂牙喚住了她:“我來了,你就彆想走了,聽說你投靠了蕭惜惟,我需要你的幫助?”

音魄扭頭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慕家三鬼,眼中出現嘲諷之色,伸手指著自己:“你……讓我幫你?”

慕蓂牙點了點頭,眼神真誠。

“笑話,”音魄哼笑了一聲:“冇想到幾年不見,你竟然變傻了,你憑什麼覺得我會幫你?”

“你會的,”慕蓂牙朝她走了兩步,眼神落在她的肩膀上:“因為你受了傷,不會是我們的對手。”

音魄掃視了他們一眼:“即便我受了傷,對付你們也綽綽有餘。”

慕蓂牙垂眸,幽幽的歎了一口氣,“若是如此,那就彆怪我這個做姐姐的手下無情了。”

她急速的退了出去,慕家三鬼圍了上來,將音魄團團包圍,慕蓂牙舉起了手中的笛子,正要吹奏,突的,隻聽得“嗤”的一聲,一條白練突然淩空擲至,來勢勁快無比,慕蓂牙猝不及防,握著笛子的手登時被白練擊中,垂了下去,一時半會兒舉不起來。

白練餘勢未了,如靈蛇一般掃開了慕家三鬼,纏在了音魄的腰上,將她拉了出去。

音魄愣了一下,反應過來時,才發現自己已經落在了一個白衣女人的身旁,隻聽她道:“你們以多欺少,仗勢欺人未免也太過了。”

慕蓂牙正要說話,卻發現那白衣女人身邊還站著一個容色傾城的少女,她的眉頭一蹙,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說了聲:“我們走!”

待到她們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那少女才說道:“心姨,你的凝煙紗越來越厲害了。”

音魄抿緊了唇,看了她們兩眼,心中一陣震驚,竟然是她們。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