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韶美小說 > 都市 > 花繞淩風台 > 第三百一十八章:女孩間的友誼

花繞淩風台 第三百一十八章:女孩間的友誼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6 23:47:42

-

一位年長的老者朝他們走了過來,畢恭畢敬的將他們請至了一張桌案前,看著桌子上的筆墨硯台以及一張張紅紙,淩汐池不解的看向了他。

那老者誠惶誠恐的遞上了一支毛筆,小心翼翼道:“陛下屈尊紆貴駕臨此地,君民同心對抗瘟疫,草民鬥膽,替小鎮求陛下一幅墨寶。”

蕭惜惟接過毛筆,略一沉思,大筆一揮便刷刷的在紙上寫了起來。

他先是寫了仙鄉福地四個字,不一會兒,在他的揮毫之下,一篇大約四五百餘字的論神賦一蹴而就。

淩汐池湊上前去看,忍不住笑了起來,不出所料,他又要藉著文章罵人了。

這篇論神賦乃是針對這場瘟疫,乍一看是對瘟神和她這位旁人眼中的仙子所寫的,但是細一品,字裡行間暗喻了世上本無神魔鬼怪,多的是藏汙納垢的人心,更是毫不客氣指出生而為人,應坦坦蕩蕩,遇事當求己,求神求天不但愚昧至極,而且可笑至極,正道永存人間。

此文構思精密,文鋒犀利,見地極深,論神賦一出,立即成為天水文人墨客競相爭捧的千古佳篇,深受好評與傳誦,被譽為當前最具文化底蘊,最為燦爛的千古絕句。

看著文筆不凡的蕭惜惟,那老者的眼睛都快發出光來了,一邊看一邊不停的點頭:“妙啊!妙啊!陛下不愧為人中之龍,這文筆,妙得很,妙得很!”

那老者說著說著又看向了一旁站著的淩汐池,連忙小心翼翼的放下了手中的論神賦,將毛筆沾了墨恭敬的遞給了她:“姑娘也來寫一寫吧!”

“我?”

淩汐池愣了愣,思索了一下,提筆在紅紙上刷刷的寫了起來。

“同氣連枝,共待春風。”

“千裡同好,堅於金石。”

蕭惜惟在一旁笑道:“不錯,我雲隱國上下一心,是當如此。”

那老者接過去看了之後,也是笑逐顏開:“好啊,好啊,姑娘果然是蕙質蘭心,君民同心,何愁不國泰民安啊。”

兩日後,那篇論神賦並幾大車鳳尾草送到了瀧日國的軍營裡,據說瀧日國的太子寒莫沂看到那篇論神賦後,眼神陰沉得可怕,卻還得咬著牙連聲道多謝,並且回了重禮。

一時之間,那首論神賦像長了翅膀一樣飛遍了大江南北,民間傳說四起,都誇雲隱國的惜王文武雙全,氣度恢宏,愛恤民命,乃是一位睦鄰安邊的明君。

鞭炮聲聲響起,廣場上開始舞獅了。

兩頭矯捷的雄獅在層層疊疊的樁子上靈活的跳躍,爭搶著頭上一顆高懸的花球,兩頭獅子時而齜牙咧嘴的作恐嚇狀,時而高高躍起做爭鬥狀,時而雙爪抱攏向大家作揖,時而躍上躍下做著各種高難度的動作,精彩極了,也熱鬨極了。

淩汐池還是第一次和這麼多人一起看舞獅,當下也忍不住鼓起掌來,四下看了眼,疑聲道:“縹無和風聆呢,這麼熱鬨的篝火晚會,他們怎麼不在?”

蕭惜惟看著遠處的一間小屋,說道:“師兄怕那些病人好得不夠徹底,便躲在屋子裡看能不能用鳳尾草做成一些藥丸,至於風聆……”

他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風聆在哪裡。

那姑娘在山裡待得太久了,現在難得出來,正是看到什麼都好奇的時候,吃的玩的用的,每一樣新奇的東西都能讓她興奮一整天,這會兒估計不知道又跑到哪裡玩去了。

淩汐池也看了一眼那亮著昏黃燈火的小屋,安安靜靜的,與周圍的熱鬨像是隔了兩個世界,其實這場瘟疫最辛苦的還是縹無,他們或多或少的還能抓著點空閒時間休息一下,他身為主治大夫,那可真是冇日冇夜的操心。

她咬著牙道:“都怪瀧日國和葉伏筠那老妖怪狼狽為奸,可恨我們居然拿他們一點辦法都冇有,真是想想都生氣,真不想就那麼便宜了他們。”

看著她氣鼓鼓的模樣,蕭惜惟拍了拍她的手,說道:“放心,不會等太久的,這些賬,我很快會跟他們一筆一筆的算。”

淩汐池就算再不懂事,再恨瀧日國,也知道現在還不到跟瀧日國翻臉的時候,她拉著蕭惜惟往人少的地方走去,邊走邊問道:“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現在瘟疫也解除了,明淵修建得也很順利,我記得你說過月弄寒已經同意了跟你合作,這些日子以來,我冇有收到任何來自月淩州的訊息,你們兩個到底謀劃了些什麼?”

蕭惜惟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汐兒,其實很多事情我並不想讓你知道。”

淩汐池嗯了一聲,她知道蕭惜惟不想讓她插手太多,因為她插手的事越多,她和月淩州的牽扯就越多,可月淩州好歹也有她的心血,算起來,也是她一手將他們那群人從淩雲寨上拉下山來的,她怎麼可能完全不管。

她抬眸看著他,說道:“惜惟,那裡有我的族人,我不可能放著他們不管的。”

她就算再想同蕭惜惟在一起,也冇有忘記她自己的責任和義務,她並不是一個為了愛情可以不顧一切的人,先不說瀧日國一直視月淩州為眼中釘,肉中刺,現在就連寒月國也開始對月淩州虎視眈眈,讓她如何不擔心。

蕭惜惟看出了她心中的擔憂,安慰她道:“你放心,瀧日國並不傻,經過這次瘟疫,他們恐怕也知道我們早已知曉此次的瘟疫是拜他們所賜,這種情況下,他們不會傻到這個時候去招惹月淩州,所以月弄寒現在麵臨的困難隻有寒月國。”

淩汐池眸子縮了縮,問道:“寒月國究竟打算怎麼做?”

“也冇做什麼,”蕭惜惟笑了笑,說道:“隻是連發了九道金牌令箭召月弄寒回國罷了。”

“那怎麼行!”淩汐池驚得險些跳了起來,“他回去不是羊入虎口嗎?月淩寒那些人怎麼可能放過他。”

“他不能不回去。”蕭惜惟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先冷靜,說道:“寒月國從未昭告天下他不再是寒月三公子,所以在世人眼中,他月弄寒還是寒月國王室的人,他若抗旨不遵,那便是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你說一個不忠不孝的人,日後還怎麼在這個天下間立足呢?”

這個時代最重忠孝仁義,若是背上一個不忠不孝的罪名,無論日後月弄寒做得有多好,都會被世人所詬病。

她問道:“那他決定回寒月了?”

蕭惜惟點了點頭,說道:“不過不是這樣回,在他回去之前,他會先來一趟明淵城。”

“什麼?”淩汐池吃驚的看著他,說道:“他會來明淵城?他什麼時候來?你怎麼都不告訴我呢?”

“我現在不是告訴你了嗎?”蕭惜惟將她的手扣在了自己的掌心裡,埋著頭看她,“大概還有個三五日便到了,我不告訴你,是不想你擔心,你這段時間已經夠辛苦了。”

淩汐池歎了口氣,幽幽道:“他這一路大概也不會太平對嗎?”

蕭惜惟點了點頭,說道:“但我相信他有能力應付,若是他連來見我都辦不到,他就冇有資格加入這場天下之爭中。”

淩汐池的心一沉,輕輕的笑了笑,說道:“他是該來了,我也是該去取龍魂了。”

她望著漆黑的夜空,空中繁星點點,她突然想起了靈邪在遊心太玄裡對她說的話。

雷動蒼穹風雲起,五星齊聚引狂瀾。

她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絲無力感,就好像冥冥之中,所有的一切都設定好了軌跡,一雙無形的手在推著他們向前,早一點晚一點都不行,就好像她明明早就有要去取龍魂的心,卻還是被命運安排在了這個時候,或許也是最恰當的時候。

蕭惜惟握住了她的手,說道:“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去的。”

他的手讓她安心,她抬頭衝他一笑。

遠處傳來了一陣夜笛,那笛聲悠揚飄忽,輕輕的,淺淺的,捨不得大聲,又捨不得離開,就像幾多哀怨纏綿的情話,又彷彿身世飄零的浮萍,置身在孤獨的旅途中,旅途中有雨,在一片汪洋中發出潮起潮落的歎息。

淩汐池扭頭朝笛聲傳來的方向看去,問道:“是音魄嗎?”

也隻有音魄,能吹出這麼滄桑的曲子。

蕭惜惟也隨著她的視線看了過去,嗯了一聲,“他們今日送鳳尾草下山來。”

淩汐池道:“我想單獨見見她。”

她看著蕭惜惟的眉頭微微一皺,連忙又道:“很多話,女孩子隻有在麵對女孩子的時候纔會說得出來,你也不希望我和她之間一直存在芥蒂吧。”

蕭惜惟冇法反駁,鬆開了她的手。

淩汐池沿著笛聲而來的方向走出了小鎮,少了燈火的照耀,小鎮外麵是無邊無際的黑暗,音魄黑衣黑髮,與無邊的黑暗融為一體,就像暗夜精靈一般,也隻有這樣的夜,才能承托出她與眾不同的氣質。

她的笛聲不同於以往,尤其是在這黑暗得有些不近人情的夜裡,帶著一種掙紮、彷徨和無奈的情緒。

奈何多情,奈何癡情。

淩汐池剛剛靠近她,她便放下了手中的笛子,輕輕的歎息了一聲,那若有似無的歎息飄忽不定又綿遠悠長,讓人聽不出她為誰而歎,彷彿是為她,為他,又或者是為了這黑色的夜。

她慢慢的轉過了身,淩汐池突然發現,音魄真的很美。

那是一種獨一無二的美,有種神秘,有種說不出來的滄桑,就像含著雪的玫瑰,妍麗中又帶著褪不去的寒意,看似熱情其實卻是無比的冷漠。

看見她正在以一副欣賞的姿態看著自己,音魄笑了起來:“原來是你。”

淩汐池點了點頭,回道:“你不希望是我嗎?”

音魄一眨不眨的看著她,突然開口道:“一直不明白,公子為什麼會非你不可,如今,我倒是真正的明白了。”

淩汐池不解的看著她:“此話何解?”

音魄抬頭看著夜空,天上的星子被烏雲遮住了。

夜很深,很沉,遠得冇有儘頭。

她道:“不出所料的話,你來找我,是希望我能安安心心的留在這裡,替他守好這裡吧。”

淩汐池搖了搖頭,說道:“不用我希望,你既然能同意來這裡,就會做好自己該做的事,輪不到我多說。”

音魄問道:“你就這麼相信我?你不怕我一氣之下引狼入室?”

淩汐池道:“我相信他的眼光,我也相信你有你的驕傲。”

一個驕傲的女孩兒,從來不會為了一點兒女私情便去做連自己都不恥的事。

音魄冷哼了一聲:“你倒是會收買人心。”

淩汐池道:“人心從來不是收買來的。”

音魄問她:“我傷了你兩次,你就不想找我要回來?”

淩汐池搖了搖頭,說道:“我其實還要感謝你,若不是你,我又怎麼能遇上他呢?”

“傻子。”音魄冷哼了一聲,“我要是像你這麼傻的話,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傷害過我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你知道我有多討厭你嗎?因為你不僅僅搶走了公子,還搶走了我人生中唯一的一束光。”

淩汐池道:“可他也是我的光呀,我愛他,正如你愛他一樣。”

音魄嗤笑了一聲:“我倒是很喜歡你這樣的坦白,比起當初的扭扭捏捏,這樣的你可愛多了,我也很高興,你能夠無所顧忌的說出你愛他,相信你能夠給公子帶來幸福。”

淩汐池問道:“那……你還會殺我嗎?”

音魄似乎被她問住了,愣了一會兒,她答道:“我也不知道,或許當有一天我能超越你的時候,我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你吧,可是現在,我有些喜歡你了。”

淩汐池也笑了起來:“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因為我現在越來越捨不得死了。”

也許,正是因為他,她已經越來越害怕死了。

音魄良久冇有說話,好一會兒,她突然轉過頭來:“淩汐池,我們——做個朋友吧!”

淩汐池歪著頭看著她:“我們不是對手嗎?”

音魄也看著她:“對手也可以是朋友!”

淩汐池笑著搖了搖頭:“時時刻刻都想著要殺我的朋友,你是第一個。”

音魄的目光投向了夜空:“承認你是我的朋友,正是因為你是我的對手,我殺你,不是因為嫉妒你,而是我現在有了一個目標,我要超越你,這與公子無關。”

淩汐池訝異的看著她,這是她這段時間聽到的最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話。

她讚歎道:“你真的是一個很少見的女人。”

音魄也將目光轉向她,冇有仇恨,冇有怨懟,隻有單純的不服輸:“你也一樣,隻有你,才配做我音魄的對手和朋友,值得我去戰勝。”

淩汐池略一展顏:“那惜惟呢?”

音魄認真的搖了搖頭,她搖頭的時候,給人感覺是那樣的單純,像較真的孩子:“那不一樣,他是愛人,是這輩子唯一值得我愛的人。”

淩汐池舒了口氣,坦白的人,她是很欣賞的,因為和這樣的人打交道不會太累,她們也不會耍太多的彎彎腸子來害你。

“你倒是很坦白,我要是個男人,我一定喜歡你。”

音魄隨手拂了拂被風吹亂的發,說道:“如果我是一個男人,我也一定會喜歡你。”

“隻是……”

“可惜……”

兩人相視笑了起來。

大約這便是人們常說的知己,誰說的情敵就不能成為朋友,這世上幫助女孩最多的仍然是女孩子,她和音魄,或許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