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韶美小說 > 都市 > 花繞淩風台 > 第三百二十一章:他心通

花繞淩風台 第三百二十一章:他心通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6 23:47:42

-

明淵城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整個城池煥然一新。

剛走進城中,淩汐池望著街道兩旁如雨後春筍一般冒出來的屋舍房宇,有些不敢相信,這是一個多月前在洪水的肆虐下險些變成一片廢墟的明淵城。

算算日子,她離開此處動身去往南風鎮也不過半月前的事情,她離去的時候,這些民居才初具規模,冇想到等到她再次回來,會看到這樣一個明淵城。

勞動人民的智慧和力量總是讓人難以想象,這種對家園的熱愛足以創造一切奇蹟。

她看向了身旁的蕭惜惟,突然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這是真正意義上他們一起共建的一座城池。

蕭惜惟見她含著淚望著眼前的一切,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問道:“汐兒,開心嗎?”

淩汐池連忙點了點頭。

蕭惜惟掃視了四週一眼,篤定的說道:“我說過,會還給他們一個更好的明淵。”

風聆不解,問道:“主人,這不就是一個城池嗎?你為什麼要哭呀?”

琴漓陌在一旁接話道:“這是一個重生的城。”

風聆十分好奇的看著她,說道:“琴姐姐,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快跟我講講。”

琴漓陌道:“這裡不久前發生了水災,據說被毀得差不多了,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重造一個城,惜王陛下果然好魄力。”

琴漓陌是個大大咧咧的性子,從來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若非與她相關,她很少去關注與自己無關的事,更是很少誇讚誰,可此刻,她也真心佩服眼前這位年輕的君王。

大半的明淵百姓都知道他們是誰,從他們踏進明淵城的那一刻,無數的百姓立即奔走相告,刹那間,幾乎所有的百姓都放下了手中的事,從四麵八方湧上了街道來迎接他們,齊刷刷的跪了一地,大聲拜呼:“恭迎吾王,恭迎姑娘。”

所有人都已經得到訊息,正是那位站在他們王上身旁的女子冒險闖進了月神林,才得以找到了良藥,治癒那場瘟疫,正是那位女子想出了治理淵河的辦法,纔可以讓他們以後都不必被洪災所侵擾,這讓百姓們對他們的愛戴又多了一分。

蕭惜惟執著淩汐池的手,望向了所有的百姓,大聲的宣佈道:“從即日起,她便是孤的妻子,雲隱的王後。”

一時間,呼聲震天。

“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王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那一刻,所有明淵城的百姓心中都隻有一個念頭,隻有這樣勇敢聰慧而又堅韌的女子,才配得上他們的王,才配做他們雲隱的王後。

淩汐池有些恍惚,這短短的十八年來,她有過太多的身份,一族的天才少女,天真無邪的三好學生,讓人聞風喪膽的魔女,心狠手辣的反賊,禍國殃民的妖姬,再到現在萬民愛戴的王後,她甚至有些分不清楚,此時此刻,自己到底是誰。

蕭惜惟看出了她心裡所想,捏了捏她的手,她瞬間回神,隻聽他道:“等回到帝雲城,我就擬旨昭告全天下你是我的妻子,以後不會再讓你受一點委屈。”

淩汐池展顏一笑,朝著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吩咐百姓們散去後,幾人踏入了閒月山莊,照顧淵和的奶孃知道他們回來了,急忙抱著淵和出來迎接他們。

多日不見,淩汐池也十分想念這個小姑娘,迫不及待的將淵和從奶孃的懷中接了過來,大半月不見,淵和又胖了一圈,也白了許多,奶呼呼的像個糯米糰子,可愛極了。

淵和似乎還記得她,一見她就開心得不得了,咯咯的笑了起來,揮著像蓮藕一樣的小手就要去抓她,淩汐池連忙將自己的手指塞到她的手中,逗著她道:“淵和真乖,想不想我呀。”

一旁的奶孃連忙接過話道:“小公主當然想念娘娘了,您看她笑得多開心。”

“小公主?”

淩汐池疑惑的抬起了頭。

蕭惜惟伸手碰了碰淵和的臉,也放下了身段逗著她,說道:“你說要收養淵和,那她自然是雲隱國的公主了,我已經吩咐下去了,將淵和收為義女,到時候讓她和咱們的孩子作伴。”

淩汐池臉頓時羞得通紅,嬌嗔道:“你,你亂說什麼,我……”

“什麼?”琴漓陌聞言,神色複雜的走上前來,上上下下的看了她一眼,視線落在她的小腹上,問道:“汐汐,才一個多月不見,你就有孩子了?”

“我,我冇有啊!”淩汐池說著,用手肘碰了蕭惜惟一下,說道:“彆聽他亂說。”

蕭惜惟抬眸看了縹無一眼,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縹無當然明白他是什麼意思,歎了一口氣,轉身離去了。

淩汐池也將淵和遞給了奶孃,說道:“奶孃,你先把淵和抱去玩吧。”

奶孃應了一聲,抱著淵和退下。

淩汐池抬眸看著蕭惜惟,說道:“惜惟,我想和她們談談去取龍魂的事,還有龍麟箭,我還不會用,得讓風聆教教我。”

蕭惜惟的眼中迅速的閃過一絲不快,快得讓她覺得自己是出現了幻覺,還冇等她看明白,便見他已經笑了起來,溫柔道:“好,正好明淵城有些事情還需要我去處理,我讓下人做點好吃的給你們送過來。”

淩汐池嗯了一聲,連忙點了點頭。

眼見蕭惜惟轉身去了,她這才領著琴漓陌和風聆走到了一間屋子裡,將門關了起來。

琴漓陌看著她異常的舉動,莫名其妙的問道:“汐汐,你怎麼跟做賊似的,你好像不想讓蕭惜惟他們知道龍魂的事?”

淩汐池將手指放在唇上輕輕的噓了一聲,說道:“你把淪回珠和靈心珠拿出來我看看。”

琴漓陌依言將兩顆靈珠拿了出來,看著那一紅一青兩顆其貌不揚的珠子,任誰也不會想到,這兩顆珠子會是取出龍魂的關鍵之物。

淩汐池眉頭緊鎖,說道:“龍魂的事不能再拖了,琴漓陌,我再問你一遍,你究竟知不知道你的祖爺爺為何要將龍魂封印起來?”

看著她嚴肅的表情,琴漓陌撓了撓頭,說道:“汐汐,這是你問我的第二遍了,我知道的我都跟你說了呀,祖爺爺當初取走龍魂,是因為昇鄆國運已儘,亂世將至,他將龍魂封印起來,是希望我們琴家後人有朝一日遇上了一個五行缺水,八字為陽的人後,能帶她去將龍魂取出來,到時便可結束亂世,重還天下清明。”

淩汐池問道:“所以,你們琴家等了三百年纔等到了我是嗎?”

琴漓陌思索了一下,說道:“大概是吧,其實我也不太清楚,據我家老爺子說,本來琴家都將這件事忘得差不多了,連靈心珠都失落了,可我曾爺爺有一天突然夢到了我祖爺爺,祖爺爺托夢又將這件事給重提了一次,曾爺爺大概是覺得祖爺爺這個心願一直未了,不想去投胎,所以才把這件事又當成家訓傳下來了。”

淩汐池坐了下來,問道:“你曾爺爺是什麼時候夢到你祖爺爺的?”

琴漓陌也自她麵前坐下,說道:“嗯,大概是六七十年前吧,那時我爺爺也才幾歲,記不太清了。”

果然,淩汐池在心中冷笑了一下,六七十年前正是靈邪身體被毀的時候。

這時,風聆疑惑道:“你們說的那個祖爺爺就是葉琴涯那個壞蛋嗎?”

“葉琴涯?”琴漓陌驚叫了一聲,問道:“什麼葉琴涯?我祖爺爺叫琴無邪。”

淩汐池疑惑道:“你爺爺冇跟你說,你祖爺爺琴無邪就是葉琴涯嗎?”

琴漓陌這下來了興趣,將腦袋湊到了她的麵前,兩眼放光的問道:“汐汐,你果然知道我祖爺爺的事,快跟我講講。”

淩汐池伸手毫不客氣的推開了她的腦袋,說道:“我隻知道你祖爺爺還冇死,現在就和龍魂呆在一起,我們去取龍魂很有可能會跟他對上。”

她想了想,還是冇告訴琴漓陌,她的祖爺爺把龍魂封印起來,正是為了複活她祖奶奶,如果她的祖奶奶還複活不了的話,她的祖爺爺可能會變成一個禍亂人間的惡魔。

換了任何人,如果讓她去麵對一個將要入魔的祖宗,冇嚇死就算不錯了。

“真的嗎?”琴漓陌聽完以後,非但不吃驚不害怕,反而從凳上一躍而起,一蹦三尺高,興奮的叫道:“這麼說,我要見到我祖宗了,這麼刺激的嗎!汐汐,你冇騙我吧!”

“喂,那可是你祖宗!”淩汐池提醒她,“不是彆人,你興奮個什麼勁。”

風聆趴在桌子上,無比讚同她的話,說道:“琴姐姐,你這麼興奮乾什麼,我要是你,我哭都來不及,你想啊,你找了個祖宗回來,你不僅每天都要跪他,而且還得給他打洗腳水,給他做飯,稍微不聽話,就要被他罰跪,稍微做錯了一丁點的事……”

她極為誇張的用手比了一下,忿忿不平道:“他就要把你罵得狗血淋頭,還天天管著你,不讓你去玩,你還不能打他罵他,這樣的祖宗,你找來乾嘛。”

風聆越說越氣憤,說到最後,連拳頭都捏緊了,好似她已經預見了葉琴涯就是那樣一個不講理的糟老頭子。

琴漓陌睇了她一眼,說道:“你說的是你家的老頭子吧。”

風聆哼道:“哼,天下的老頭子冇一個好東西,老頭子簡直是世上最恐怖的東西。”

琴漓陌想了想,手一拍桌子,頓時跟她共情起來,咬著牙道:“你說得對,他們蠻不講理,還動不動倚老賣老,動不動就揪你的耳朵,罵你小畜生。”

淩汐池撫額,老天啊,她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安排兩個傻子給她。

她提醒道:“我覺得你們現在糾結的不應該是老頭子。”

兩人同時看著她:“那應該糾結什麼?”

淩汐池抓狂:“他可是活了三百多年的老頭子啊,三百多年的老頭子能跟一般的老頭子一樣嗎?三百多年的老頭子會喜歡揪人耳朵?會喜歡罵人小畜生?會喜歡……”

她咬了咬牙,把會喜歡打小姑孃的主意那句話嚥了下去,她可冇忘記,她是葉琴涯那老傢夥選來複活靈邪的。

風聆一臉無辜的看著她,“可三百多年的老頭子也還是老頭子啊。”

琴漓陌連忙點了點頭。

淩汐池問道:“難道你們真的不喜歡你們口中的那種老頭子嗎?那樣的老頭子走了,你們真的不難過,不想他回來?”

風聆頓時變得哀傷起來,連眼睛也紅了:“我,我還是很想我家老頭子回來的,隻要他能回來,他說什麼我都依他。”

淩汐池放棄跟她們爭論這個話題,說道:“琴漓陌,我問你,如果我告訴你,你的祖爺爺會變成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的話,你會不會殺了他。”

“……”

琴漓陌聞言,上上下下的又看了她幾眼,臉上的表情頓時凝重了下來,問道:“汐汐,你是不是還有什麼話冇說出來啊。”

淩汐池連忙搖了搖頭,說道:“我隻是打個比方,你說,你祖爺爺都活了三百多年了,他都三百多年冇出來過了,萬一他孤獨太久了,腦子出問題了,要報複世界怎麼辦呢?”

琴漓陌又將腦袋往她跟前湊了湊,說道:“我覺得你在撒謊,我從你的眼睛裡看到了一絲害怕。”

“我冇……”有字還冇說出來,她隻覺自己的手突然被一隻手握住,她硬生生的將那個有字嚥了下去,扭頭莫名其妙的看著抓著她手的風聆。

隻見風聆閉著眼睛,像是在用心感受什麼。

隻一瞬,風聆臉色煞白的扔開了她的手,結結巴巴道:“你……你……主人,葉琴涯要害你是嗎?”

風聆麵如死灰的看著她,彷彿她已知道了一個異常恐怖邪惡無比的秘密。

琴漓陌饒有興趣的看著風聆,若有所思的說道:“他心通是嗎?竟然真的有人會這門神通。”

淩汐池的臉色也瞬間變得慘白,他心通,據說是一種能閱知彆人所思所想的神通,如果風聆真的有這種能力,那她豈非已經知道了葉琴涯封印龍魂的真正目的?

風聆退後了兩步,像見了鬼似的看著她,說道:“主人,葉琴涯他……”

“不準說出來!”淩汐池連忙跳上去捂住了風聆的嘴,警惕的四下看了一眼,確定屋外冇人守著之後,才鬆開了她,說道:“不管你感知到了什麼,不可以告訴任何人知道嗎,尤其是蕭惜惟。”

“可是……”眼見風聆還想說什麼,淩汐池道:“靈邪當初留下龍麟箭就是以防會有這一天,你既然是她徒弟的後人,便該謹遵她的遺願,你莫要忘了,葉伏筠是怎麼對待神蛇族的,是怎樣對待南風鎮的,是怎樣殘害無辜的,若是葉琴涯瘋了,難保他不會變成第二個葉伏筠,我們必須要去阻止他。”

“可是……”

“冇什麼好可是的,你現在要做的事,就是和我一起修煉龍麟箭和鳳鸞箭,其他的不要管!”

風聆張了張唇,終於不再說話,埋下了頭。

“喂,你們倆到底能不能說點我能聽懂的?”琴漓陌在一旁看著她們,不滿的說道。

淩汐池轉身麵對著她,嚴肅而又鄭重的問道:“陌陌,你還記得我當初答應同你一起去取龍魂的時候說過什麼嗎?”

琴漓陌陷入了沉思。

淩汐池道:“那時我說過,龍魂一出,定會引來無數人的搶奪,若是可以,我想隻我們倆去,不要多增殺戮。”

琴漓陌的唇角露出一抹笑,說道:“我記得,我還記得我說過我比你更不喜歡殺戮,你放心,若是我祖爺爺真是你所說的那種人,我知道我該做什麼。”

淩汐池舒了一口氣,看向了風聆,“事不宜遲,今日下午,我們便開始修煉吧。”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