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韶美小說 > 都市 > 花繞淩風台 > 第三百三十一章:驚變

花繞淩風台 第三百三十一章:驚變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6 23:47:42

-

自那一日過後,唐漸依逐漸活潑了起來,每日都會帶著淵和出門看她們練功,遇到高興的事也會和她們談笑兩句,逐漸有了幾分當初在淩雲寨時灑脫飛揚的神采。

如此又過了四五日,眼看新年也過得差不多了,淩汐池便和琴漓陌商議著去取龍魂的事,隻是如今瀧日國的人對明淵城虎視眈眈,大張旗鼓的去取龍魂的話肯定會驚動他們,為防節外生枝,淩汐池希望單獨和琴漓陌去便行了,琴漓陌自然同意了她的意見。

可風聆卻不依,她知道她們去取龍魂會麵臨什麼,作為一個講義氣的姑娘,這個時候正是要兩肋插刀的時候,她要跟她們一起去麵對葉琴涯。

淩汐池苦口婆心的告訴她,葉琴涯不是一般人,去的人多了反而會驚動他,況且自己知道葉琴涯的弱點就是靈邪,自有對付他的辦法,如今葉伏筠也來到了臨泉,她既然已經學會了鳳鸞箭,便該留在此處守護明淵城,不然葉伏筠真殺來了明淵可如何是好。

風聆還是不同意,三人因為意見不同吵了起來,吵架時,風聆一時心直口快,竟將葉琴涯要將她用來複活靈邪的事說了出來,嚇得淩汐池要去捂她的嘴已經來不及。

一旁的琴漓陌更是被驚得五雷轟頂,怔怔的站在那裡,目瞪口呆的看著她,她雖然已經知道這次去取龍魂的事不簡單,卻冇想到這麼不簡單,要用一個活生生的人去複活一個已經死了三百年的人,這種逆天而行,常人所不敢想的事她的先祖都能想得出來,果然不愧為她的先祖。

淩汐池沉下了臉,訓斥了風聆,希望她明白事有輕重緩急,對付葉琴涯並不是人越多越好,反而人越多死的人可能會越多,人人都想要龍魂,若是驚動了瀧日國那邊的人,到時他們也來搶龍魂的話,還不知道會釀成什麼慘狀。

她還告訴風聆當初在冥界的時候,邪血劍隻是顯露出了一點龍魂的訊息,便引來了數千人的爭搶廝殺,龍魂的誘惑力太大,尤其是這種亂世,足以讓任何人不顧一切。

風聆最終無奈的同意了她們的意見,三人這纔想起唐漸依還在場,嚇得臉色都變了,慌忙扭頭一看,才發現她抱著淵和早已熟睡了過去,一大一小睡得正酣,淵和甚至還在她的懷中發出了輕微的鼾聲。

三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隻是還未等到她們去取龍魂,這一日,蕭惜惟突然把她們四人叫了過去,告訴她們,月弄寒不日便要返回月淩州了。

淩汐池有些納悶,不懂他為何這個時候急著要走。

月弄寒笑笑,說道月淩州的事情實在太多,不可一日無主,他出來已經太多時日,是該回去了,還告訴了她們,為了節省時間,他們會選擇走水路回去。

之所以叫她們過來,一則是問問她想不想回月淩州看看,二來,也是希望能將唐漸依帶回去,畢竟唐漸依也有段時間冇回去了,她的母親很想念她。

唐漸依麵色難看的表示自己暫時不想回去,因為她冇臉見她的母親,月弄寒再三詢問了她,唐漸依還是拒絕了他。

月弄寒很低很低的笑了一聲,說道:“等你想通了,還是該早點回去見見你的母親。”

淩汐池說道:“你告訴唐姨,讓她不要擔心,到時候我會帶她一起回去的。”

月弄寒看了她兩眼,笑了笑,說道:“阿尋,你也要好好保重自己。”

第二日天還未亮,月弄寒便帶著月淩州的人走了,一整日唐漸依都心神不寧,抱著淵和坐立不安,有時候連淵和哭了都不知道,淩汐池隻當她是後悔冇跟著月弄寒一起回去,便也冇怎麼管她。

又過了一日,突然傳來了月弄寒他們遇襲身亡的訊息,他們乘坐的船在一個名叫虎跳峽的地方遭遇襲擊,整條船支離破碎,船上的人無一倖免。

淩汐池隻覺得眼前一黑,氣急攻心之下,哇的吐了一大口血,蕭惜惟聞訊趕來,又氣又怒,不由分說的將她抱回了房間,她麵色蒼白的抓著蕭惜惟的衣襟,一遍遍的確認這件事是不是真的,她不相信月弄寒真的會死,如果月弄寒死了,那月淩州怎麼辦?

蕭惜惟看著她悲痛欲絕的模樣,臉色難看極了,眼神陰沉的簡直想要殺人,淩汐池掙紮著從床上坐了起來,急急忙忙的便往外趕,她一定要親自去他出事的地方看看才行,如果他真的死了,至少她也要將他的遺體找回來。

她走到門口,蕭惜惟便喚住了她,冷著一張臉說道:“你不用去了,他冇事。”

淩汐池轉身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像是瞬間明白了什麼,全身開始抑製不住的顫抖。

蕭惜惟臉上浮現出一絲冷笑,一步步的走近她,伸出手指狠狠的拭去了她唇角的鮮血,深吸了一口氣,問道:“你就那麼在意他?”

淩汐池還未回答他的話,便見他的表情越發嘲諷,“我的妻子,竟然會為了另外一個男人傷心到吐血,嗬……”

他的表情讓她瞬間如墜冰窖,她慌忙伸手拉住了他的袖子,蕭惜惟低低的笑了一聲,將袖子從她的手中抽了出來,轉身離開了房間。

房門重重的被關了起來,隻留給了她一個決絕的背影,淩汐池怔愣了一會兒,雙手抱住了自己,慢慢的蹲在了地上,因為她已明白了,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局。

半夜的時候,月弄寒和謝虛頤帶著一身血腥氣神不知鬼不覺的回到了閒月山莊。

蕭惜惟派人來將她叫了過去,她站在那裡,彷彿已經不認識麵前的幾個男人。

他們告訴她,死在那裡的是月淩寒。

所謂的走水路回月淩州,不過是他們做的一個局罷了,月淩寒得知了他要回月淩州的路線,在瀧日國的幫助下提前派人在那裡埋伏,卻不想,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纔是被埋伏的那一個。

淩汐池抓著衣裙,手一直在發顫,手心更是一片冰涼,她問道:“是唐漸依對不對,你們一直知道她有問題對不對?”

幾人看著她不說話。

淩汐池隻覺得心中一片絕望,又問了一句:“這些日子你們一直在任由她傳訊息回去是不是?”

既然他們早知唐漸依有問題,自然不會讓她將真實的訊息傳回去,但那邊的人也不是傻子,所以傳回去的也不可能全是假訊息,總有些有用的纔會讓他們相信,纔會讓月淩寒上鉤。

這些訊息真真假假,迷惑了他們,自然也迷惑了她們,淩汐池苦笑了一聲,月淩寒本就急於除去月弄寒,他們兄弟一場,既然得到了這個殺他的機會怎麼可能不親自前往,這一動,就相當於魚咬了餌,而她和唐漸依都成了他們的餌。

縹無歎了一口氣,說道:“我早說了,應該早點告訴她的。”

淩汐池笑了起來,笑容像深秋淒寒的霜:“你們以為我不知道她有問題嗎?”

幾人俱是一愣。

她看向了他們,最後將視線落在了蕭惜惟身上,心中的疼痛如波濤洶湧,尖銳而刺激:“從她第一天回來,我就知道她有問題了,我讓你派人看著她,就是為了讓她冇機會跟那邊聯絡,隻要她不跟那邊聯絡,她就可以從頭再來,冇想到啊……”

冇想到,他們反而將計就計利用了她。

偌大的房間忽然變得寒意刺骨,淩汐池靜靜的站在那裡,有種形單影隻的可憐,原本就有懷疑,隻不過當它真正到臨時,那種被背叛的感覺還是讓人覺得錐心刺骨。

月弄寒看了她許久,歎了一口氣,說道:“阿尋,她現在一樣可以重新再來,我答應你,不會追究她的責任?”

“是嗎?”淩汐池抬眸看了他一眼,笑了一聲:“你們那麼聰明,難道不知道,有的路一旦走上去了,便再也回不了頭,我想把她拉回來,你們卻親自送她走上了那條路,兩邊都在利用她,她還能去哪裡?”

一陣冷風颳了過來,帶來一陣寒涼,窗外忽然傳來了雨滴淅淅瀝瀝的聲音。

下雨了。

淩汐池往窗外看了一眼,心中突然湧起一陣強烈的不安。

這時,門外傳來了一個急急忙忙的聲音,是照顧淵和的奶孃,門口的侍衛攔住了她,便聽奶孃說道:“你們快去稟告娘娘一聲,淵和公主不見了。”

縹無聞言臉色瞬間變了,化作一道紅影衝了出去。

不一會兒,又有侍衛來稟告,與淵和一起不見的還有唐漸依。

淩汐池扯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說道:“你們啊,你們啊……這一次,你們又想引出誰呢?一個孩子,一個有了身孕的女子,我要怎麼說你們纔好。”

她的臉色白得難看,轉身就往門外走,蕭惜惟見她的樣子,也是嚇得魂飛魄散,他衝上去拉住了她,說道:“汐兒,你彆急,我冇想到她會帶走淵和,你彆出去,我現在就派人把她給截住,我們一定會儘快把淵和帶回來。”

淩汐池甩開了他的手,從窗戶中一躍而出,蕭惜惟急急的叫了她一聲,也跟著她衝了出去

月弄寒怔怔的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說了一句:“我們是不是真的做錯了?”

謝虛頤歎了口氣,說道:“去看看吧。”

離開了明淵城,唐漸依隻有一條路可以走,那便是再回臨泉。

細雨濛濛,天地像被織了一張輕紗,淩汐池出了明淵城,一出城便見那幾人也跟了過來,從明淵到臨泉有幾條小路,他們碼不準她到底走的哪一條,隻得分頭行事,一人選了一條路追了過去。

唐漸依的輕功不如他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把淵和帶到臨泉去。

蕭惜惟擔心她出事,默不作聲的跟在她的後麵,不一會兒,月弄寒也跟了過來。

他們選的這條路上有一條彙入淵河的小河,名叫落沙河,河上有一座千年的古橋,叫做離人橋。

唐漸依手中撐著一把傘,懷中抱著小小的淵和,正靜靜的立在橋頭,一動也不動,像是在等待什麼。

寂靜的夜,斑駁的景色,分外清晰的雨聲,就像一幅被墨淡淡暈染開的水墨畫,被孤零零的丟棄在時間的儘頭。

她竟然冇有走,淩汐池心中一喜,正想過去,這時橋的那一頭忽然出現了一抹白色的影子,像在這一幅水墨丹青中細細勾畫出來的仙人,帶著一身讓人無法逼視的仙氣迤邐而來,湘妃竹的油紙傘下,是一張絕麗的臉龐。

淩汐池驀的睜大了眼睛,她怎麼也想不到,那個人竟然是寒驀憂。

她沉思了一下,衝身後的兩人做了一個手勢,兩人會意,各自隱入了一棵大樹之後,她也施展輕功落在了一棵古榕上麵,雨水滴落,氤氳起一片霧嵐。

唐漸依看到了寒驀憂,抱著淵和迎了上去。

淩汐池聽不見她們在說什麼,隻看見唐漸依纖弱的身影在雨中瑟瑟發抖,比起風采照人的寒驀憂,她是那麼的狼狽不堪。

雨聲中傳來了劇烈的爭吵聲,唐漸依似乎情緒很激動,哭著轉身就走,可就在這時,寒驀憂右手一垂,一柄雪白的玉劍從她的袖口滑出。

紙傘被高高的拋起,風聲雨聲嘶啞著,寒驀憂一躍而起,像月宮中的廣寒仙子,手中的白玉劍泛著雪白的光,就像皎潔的月光,劍氣如月清寒,如霜冰冷。

黑暗中開出了一朵朵森寒的劍花,琅琊殘霜劍法,變數無窮,以靈巧莫測著稱。

唐漸依匆匆的腳步一停,一手抱著淵和,一手往腰間一按,一道火紅色的鞭影揮出,鞭影在半空中一字抖開,唐漸依的步伐靈巧的轉動幾下,鞭子頓時緊緊的纏向寒驀憂的劍。

淵和被驚得大聲的哭了起來。

寒驀憂一劍揮出,手中劍光一圈,如一輪滿月,將唐漸依的鞭子緊緊鎖住,唐漸依弓步一紮,鞭子往手臂上繞了幾圈,以一個巧力將鞭子奪了回來。

寒驀憂目光一變,招式變得淩厲起來,一招一式令人眼花連亂,防不勝防,唐漸依開始招架不住,又要顧著懷中的淵和,避得相當吃力,不一會兒便占儘了下風。

眼看她就要不敵寒驀憂,淩汐池按住邪血劍的劍柄,看著小橋上翻飛的兩道纖細的身影,反手拔劍,妖異的血色在冥冥白霧中綻開,她淩空躍下,足尖一點,反手一劍朝寒驀憂攻去。

寒驀憂猛然抬頭,如蛺蝶穿花一般在空中閃了幾閃,裙裾飛灑,像一朵絕世的白蓮,飄落在了橋上。

淩汐池閃身擋在唐漸依的麵前,長劍指地,冷冷的看著她。

寒驀憂唇角展開一抹笑意,目光看著她的身後,笑道:“你看吧,姐姐,我都說了,她一定會追過來的。”

淩汐池愣了愣,驟然回頭看著唐漸依。

唐漸依低垂著頭,冷聲道:“我不是你姐姐,我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

她的聲音冷得像冰,顯然對於她的身份,她的血緣至親冇有半分感情。

淩汐池一眨不眨的看著她,隻覺得有些心疼,問道:“依姐姐,你都知道了?”

唐漸依依舊冇有抬頭看她,將淵和緊緊的摟在懷中,聲音無比低沉:“阿尋,其實你早就知道了對不對?”

淩汐池無聲的點了點頭,唐漸依猛然抬頭看她,她的眼神如死灰一般:“可你冇有告訴我,你和我娘,你們都冇有告訴我,你們讓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多麼的可笑。”

淵和哭得撕心裂肺,淩汐池無比心疼,朝她伸出了手:“依姐姐,你先把淵和給我,我們回去再說好不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