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韶美小說 > 都市 > 花繞淩風台 > 第三百七十九章:風雅

花繞淩風台 第三百七十九章:風雅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9 23:25:55

-

月弄寒麵上一片死灰之色,手在身側死死的握成拳頭,喃喃道:“九陰還魂花……她這些年究竟受了哪些苦,為何,為何不回來找我們?”

謝虛頤道:“以阿尋姑孃的性子,她若是能回來必然早回來了,如今回來了卻不肯現身,你還猜不出為什麼嗎?”

聽謝虛頤這麼說,他終於冷靜了一些,朝著庭院裡走了兩步,說道:“是了,她不現身想必是跟那個人要成親了有關係。”

謝虛頤嗯了一聲,“若是那個人娶的是彆人也就罷了,偏偏娶的是她的姐姐,這讓她如何自處,換作任何女子,想必都接受不了。”

月弄寒表情微微動容,眸光明明暗暗,不知在想些什麼。

良久,他終於扭頭看著謝虛頤,說道:“不要再讓其他人知道她已經回來了,派人去查查,她現在究竟在做什麼?”

謝虛頤笑了一聲,遞給他一樣東西,月弄寒接過來一看,是一包用油紙包好的茶葉,正是適才沈桑辰獻給他的那一包,上麵赫然印著四個字:

浮生半日。

謝虛頤道:“聽說這是最近東街新開的一家茶坊,貿易文書還是桑辰親自去開的。”

月弄寒用手指反覆的摩挲著那幾個字,略一沉思,說道:“東街是我們的人在巡視,你派人多盯著點,切記,不要讓那邊的人接觸到她。”

謝虛頤自然知道他口中那邊的人指的是誰,也知道他心裡在打什麼主意,一旦那邊那個成了親,阿尋姑娘和他就再無轉圜的餘地了。

月弄寒又道:“還有,既然她如今在做生意,你……”

謝虛頤打斷了他的話:“放心

我知道該怎麼做,不過,我很好奇,你這樣做良心真的不會不安嗎?”

月弄寒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一聲,冇有說話。

是很卑鄙,那又如何呢?

人生在世,總有一些無法割捨的東西,這些年,他算是清楚的意識到了,他此生無法割捨的,唯有她。

此生最為遺憾的,也是她。

明明她最先遇上的是他,這場天下之爭裡,她最開始選擇的也是他,明明他有大把的機會,就因為他恪守什麼君子道德,硬生生的將她推到了彆人的身邊。

無數個夜裡,他都在反思,他之所以輸了,是不是因為他不夠無恥。

他可聽說了,那人當初為了留住她,威脅加恐嚇,甚至連封人家內力這種缺德事都乾出來了。

以前的月弄寒不會做這樣的事,可那又如何呢?

他早就不是以前的他了。

如果卑鄙無恥可以將她留在身邊,他樂意為之。

謝虛頤看著他的模樣,暗自歎了口氣。

這時,隻聽他又說道:“虛頤,我要見她。”

謝虛頤無奈道:“我有拒絕你的權利嗎?”

月弄寒微微一笑,突的,他的神色一斂,喝道:“誰在那裡?”

慕蓂牙從拐角處走了出來,手上還提著一隻燈籠,見到他後,立即俏生生的笑道:“陛下好耳力,臣妾剛到,便被陛下聽見了。”

月弄寒看了她一眼,問道:“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冇休息。”

語氣一如既往的淡淡的,既不太溫情也不太冷漠,是他們這些年來一慣的相處模式。

慕蓂牙臉上仍然掛著溫柔的笑意,說道:“聽聞陛下宴上飲了許多酒,臣妾為陛下備好了醒酒湯,故擅作主張來迎陛下回去。”

“不了,孤與謝先生還有事要商議,你早些回去休息,來人,護送夫人回去。”

立即有侍衛站了出來,朝慕蓂牙伸出了手:“夫人請!”

慕蓂牙臉上笑意不減,也不多說什麼,盈盈下拜:“妾身告退,國事再忙,陛下也要當心身體纔是。”

整個動作加語氣端莊得體又大方。

直到遠離了他們,她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眼神中有了幾分當初的狠厲。

是因為她愛他,所以纔在他麵前表現得那麼懂事嗎?

不,她不愛,哪怕那個男人確實足以讓任何女人心動。

可愛這種東西,從來就不是她所追求的。

她愛的是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彆人都告訴她,她生來就是要做鳳凰的。

慕家之女,當母儀天下,在前朝時,他們慕家一共出了十六位皇後。

那是何等的尊榮。

為了光複祖上的榮耀,這些年來,她收斂心性,讓自己低到塵埃裡,甚至還對秦青清那個蠢貨忍讓三分,為的不過就是那個從一出生就伴隨著她的使命。

那些麻雀,她從不看在眼裡,也從不視為對手。

她清楚的知道,當初他娶她乃是為勢所逼,那不過是為了籠絡慕家的手段,再娶秦青清,不過是為了用秦家來製衡慕家,他不愛她,當然也不愛秦青清。

所以,秦青清冇有和她一較高下的資格。

可剛纔她聽見了什麼?

那個女人回來了?

慕蓂牙知道,她可以贏任何人,可在那個人麵前,她冇有任何的勝算。

在月弄寒的心目中,她和秦青清兩個人加起來說不定還比不過那人的一根手指頭。

隻要那個人回來,她甚至不用親自開口,月弄寒就會把一切都捧到她麵前,還唯恐自己不夠快,甚至會毫不留情的掃清她們這些障礙。

那自己忍氣吞聲這麼多年不全都白費了?

慕蓂牙咬緊了牙,不,她決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擋了她路的人,都得消失得乾乾淨淨。

在經過一個庭院時,裡麵傳來了砸東西的聲音,她立住了腳步,不一會兒,幾個侍女連滾帶爬的跑了出來,她一問才知,原來是秦青清派人去請陛下冇請到,正在屋子裡摔東西發脾氣呢。

這個蠢貨!

仗著自己的父親是寒月國的相國,陛下不在,全權由她父親在代理國事,近來越發驕縱得無法無天。

慕蓂牙冷笑了一聲,轉身欲走,電光火石間,一個主意浮上了心頭。

***

正是暮春時分,漫山遍野的花草樹木都開始抽出嫩芽,整片天地都是一片新綠,雖然還帶著料峭的寒意,但處處都是勃勃的生機。

綠色總是能讓人感覺到希望。

一望無際的茶園裡,婦人們正在熱火朝天的采摘著新茶,采得興起時,還拉著采茶的姐妹唱兩句山歌。

“二月采茶茶發芽,姐妹雙雙去采茶。姐采多來妹采少,采多采少轉回家。三月采茶茶葉青,姐在房裡繡手巾。西邊繡起茶花朵,當中繡起采茶人。”

茶園未修整過,大多茶樹都比人高,頗有些野趣,采摘起來卻比較麻煩,裡麵還夾雜著各色花木,有山櫻,有白檀,還有山梨,此時正是花開的季節,風一過,便是滿鼻清香。

這時,一名采茶的婦人問道:“對了,小池姑娘呢?”

另外一個婦人衝她噓了一聲,朝一樹盛開的梨花樹下指了指,說道:“你小聲點,她在那裡睡覺呢?這兩天忙,晚上又趕著製茶,眼瞅著幾日冇睡好了,白天還非要上山來,這不累得受不住了。”

那婦人朝梨花樹下看了一眼,果然睡得正沉,花瓣落了她一身都不知,壓低了聲音道:“我還冇見過這麼拚命的姑娘,做事又有魄力,當真是個女英雄,若生得個男兒身,不知得立多大的事業呢,罷了,我們去其它地方吧,彆吵著她睡覺了。”

兩名婦人說著便悄悄的走遠了。

風吹過,漫天飛舞的花瓣美絕,花樹下沉睡的女子不知夢到了什麼,一滴淚水順著她的眼角滾落了下來。

“汐兒,汐兒……”

恍惚中,有人好像在叫她的名字。

她痛苦的皺緊了眉頭,發出夢囈一般的聲音,問道:“你來見我了嗎?惜惟……”

男子披著一身月光一步步走到她麵前,在她身前跪了下來,抬起手,對著天上的月亮,鄭重立誓:“蒼天在上,日月為鑒,我蕭惜惟願娶淩汐池為妻,得妻如此,必用此生此命珍之愛之,此心不滅,此情不變,直至永遠。”

她笑:“我願嫁蕭惜惟為妻,生生世世,不悔!不棄!”

他們對著天地拜了三拜,然後,她在他的麵前,開始起舞。

月色下,是一望無際的鳳尾草,紅色的花瓣鋪滿了暗夜的天空,她越舞越遠,突的,一把劍從天而落,刺穿了他的身體,血爭先恐後的流了出來,化作了一片泛著瑩光的月神蝶。

她伸手去抓,月神蝶一鬨而散,孤獨的天地中又隻剩下她一個人。

“惜惟!”

她發出了一聲慘叫,睜開眼睛的那一刻,無數雪白的梨花簌簌而落,像是一場終年不化的雪。

她抬起手拭去了眼角的淚水,有一滴滾落到了她的嘴裡,苦澀得化都化不開。

她抬頭呆呆看著紛繁而落的花瓣,一時分不清自己是在夢裡還是在夢外,直到山野的風吹過,她一個激靈,才反應過來,原來那一場夢早已經遠去,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她笑了笑,抬起手,隨著那飛旋的落花開始翩翩起舞,將夢裡未跳完的那支舞接著跳完。

她總該,跟過去好好告個彆。

不然,她也許一輩子都會深陷在那場夢中。

她跳得投入極了,完全不知道,遠處的密林裡,正有兩雙眼睛在看著她。

月弄寒整個身體都繃直了,適才若非謝虛頤死死拉住了他,他可能已經不顧一切的衝了出去。

他一眨不眨的看著她每一個動作,壓低了聲音道:“我原來不知道,她跳舞也跳得這麼好。”

謝虛頤道:“阿尋姑娘這樣的人,隻要她想,她什麼都可以做得很好。”

“虛頤,你看,她看起來還是那麼年輕,跟她走的那一年一模一樣,可我,是不是已經很老了?”

謝虛頤直言不諱:“你現在是比較成熟。”

“是嗎?”

月弄寒笑了一聲,這時,他不知看到了什麼,笑容突然凝結在了他的臉上,問道:“他是誰?”

謝虛頤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過去,一個一身短打的男子出現在茶園裡,身材高大挺拔,結實的肌肉一看就知道是練家子,放在人群裡絕對是鶴立雞群的存在,美中不足的是,他的臉上帶著一塊鐵麵具,麵具下依稀可以看見猙獰的傷疤。

他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

隨著那人每朝她走近一步,他便發現月弄寒的神色陰沉了一分。

淩汐池聽到了聲音,停下了動作,扭頭看去,見是阿曜來了,手上還拎著一個揹筐。

她伸手將放置在梨花樹下的茶簍提了起來,裡麵是她親手摘的茶,她打算自己學著做一點送給雲門寺的老和尚。

她朝阿曜迎了上去,阿曜伸手指了指天,示意她應該回去了,下午他們還得將做好的新茶運到茶坊去。

淩汐池點了點頭,準備跟他走。

阿曜將藏在身後的另一隻手拿了出來,手上是一束白檀花,他將花遞給了她,表示是送給她的。

她伸手接過,放在鼻下聞了聞,笑道:“好香啊,謝謝。”

阿曜的唇角一勾,將她的茶簍拿在手上,讓她走在前麵,這時,他像是發現了什麼,目光淩厲的往遠處的樹林一掃。

淩汐池感覺到了他身上突如其來的警惕,扭頭看了看,問道:“怎麼了?”

風過林動,阿曜搖了搖頭,示意無事。

直到兩人走遠了,月弄寒和謝虛頤才從另一側閃身出來,謝虛頤道:“那人是個高手,你下次再這樣沉不住氣,很容易被髮現。”

月弄寒凝視著他們消失的方向,說道:“去查查他到底是誰。”

待到淩汐池和阿曜回到茶坊的時候,陳伯從櫃檯迎了出來,興奮的告訴他們,不知道是不是財神爺保佑,今日多了許多人來他們茶坊裡買茶葉,出手也是相當的闊綽,連價也不問,指名就是要他們店裡最好的茶,買了就走,絕不多逗留,今日一天賣出去的茶葉,比過去幾天加起來還多。

淩汐池和阿曜對視了一眼,細細的問了買茶葉的都是些什麼人。

陳伯回,看起來都是一些高門大院裡負責采買的人。

淩汐池隻當是沈桑辰的宣傳起了作用,便冇當一回事,開門做生意,隻要不偷不搶,她巴不得多有些人來買纔是。

她讓陳伯安排人將他們新帶回來的茶葉分裝好,自己則準備到獨屬於她的茶房裡去研究一下她畫出來的瓷器圖紙。

得益於她母親,她也認識不少瓷器。

她愛薄胎白瓷,好的白瓷必然是要白如玉、明如鏡、聲如罄、薄如紙才行。

她也愛汝瓷,據說是那位極儘風雅的皇帝做夢夢到了雨過天晴的顏色,對此念念不忘不忘,對燒瓷工匠下了一道聖旨:

“雨過天青雲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

聰明的工匠以瑪瑙入釉,於是便有了那一抹傳世千年的風雅之色。

恰好景陵城就有一個瓷窯,她去造訪過窯主,那裡瓷器雖多,卻還是以當世的風格為主,古樸敦厚有餘,精緻雅韻不足。

窯主見她滿臉嫌棄,誇下了海口,隻要她能提供圖紙,他就能將她口中說的瓷器給製出來。

她先是畫了一套十二花神杯給他,這套茶杯是將繪畫、詩詞、書法、篆印結合在一起,講究一杯一花一詩,她打算用這個來做一個十二月雅頌。

窯主看見後眼睛都直了,帶著手下的工匠不眠不休七日,終於製了幾套出來。

交貨那日,窯主拉著她,讓她有什麼圖紙都給他,他保證一定做好,淩汐池答應了他,但她也讓窯主承諾了她,這是她的私人定製,未經她的允許,不可擅自兜售她繪製出來的這些東西,彆人要買,要到她這裡來。

幾年後,這間景陵窯搖身一變變成了官窯,為三大名窯之首,與此同時,長徑山的那片茶園也成了皇家茶園,為景陵城成為這片大陸最富饒的城市奠定了堅實的根基。

不過這也是後話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