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韶美小說 > 都市 > 花繞淩風台 > 第三百八十章:鳥籠

花繞淩風台 第三百八十章:鳥籠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9 23:25:55

-

陳伯見她一來就往茶房跑,不依不饒的拉著她和阿曜去給財神爺上了一炷香才放過他們,一邊拜一邊還唸叨著,希望財神爺保佑他們日日生意都像今天這麼好。

不知是否是陳伯的誠心感動了財神爺,又過了兩三日後,幾個外地的客商找上了門來。

這些客商是從寒月國來的,聽說這裡的茶葉他們陛下喝了都讚不絕口,他們決定收購一些帶回寒月國賣,有多少他們收購多少,似乎是害怕她不做他們生意,還特意抬著銀子上門來的,誠意十足。

聽到客商們那麼說,淩汐池終於感覺到了不對勁,心中也猜到了大概她交給沈桑辰的茶葉落到了月弄寒的手裡,可見名人效應真是古今適用。

隻是不知道,月弄寒對這茶葉的來路知道多少,究竟是真的喝了覺得這茶葉不錯,還是已經知道了她在景陵城。

可既然選擇了經商這條路,就冇有生意上門了不做的道理,再加上這幾個客商出手實在闊綽,做他們一單足以抵得上他們這樣散賣辛辛苦苦賣上兩三年了。

於是她很爽快接了這筆單子,收了一半的定金,還給他們立了一個契,約定十日後交貨。

在簽訂契約的時候,一名龍姓的商人看到了桌上她畫的一些瓷器圖稿,很感興趣,問她有冇有成品,如果有的話他想看看。

恰好景陵窯今日送了一些燒製好的瓷器過來,有茶杯,茶壺,還有一些花器,淩汐池便讓阿曜拿了一些出來給他們看。

龍老闆看了之後愛不釋手,連聲讚歎,淩汐池見他實在喜歡,便索性送了他幾個,做生意便是如此,大氣才能生財。

龍老闆滿意的收了,三日後,再一次登門造訪,他還要采購一些瓷器,量雖然不大,但是也足夠讓人欣喜。

清明一過,天氣越發暖了起來,樹木抽條得很快,采摘春茶是一個與時間賽跑的過程,正所謂清明斷雪,穀雨斷霜,明前茶和雨前茶都是一年中茶葉品質最好的時候,若來不及采摘,茶芽完全長開,鮮嫩都大打折扣,再等到第三撥新芽長出來,自然又下了一個台階。

為了保證這批貨不出問題,她和阿曜又回到了雲桑村,每日監督著他們做茶,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一直到交了這批貨,她心裡纔算安定了下來,這一單足夠讓她把前期投入的成本賺了回來,支付了各樣工錢後,還能剩餘一些。

她難得的開心了起來,果然有錢使人變得快樂,越發覺得自己選擇做茶葉生意是選擇對了,小小的茶葉竟可以養活這麼多人,大自然從不吝嗇對人的恩賜,然而,人心卻總是不知足。

眼看著茶坊逐漸走上了正軌,除了沈桑辰之外,好似也冇人發現她在景陵城,她也放寬了心,將茶坊交給了阿曜和陳伯打理,自己則開始深居簡出,鮮少在人前露麵,每日躲在房間裡不是研究茶葉,就是研究瓷器。

偶爾不得已外出,也是頭巾加麵紗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隻是每次外出的時候,她都有一種錯覺,總覺得在她看不見的地方,有一隻眼睛正在默默的盯著她。

她也不知道這種錯覺是哪裡來的,或許是,身邊的一切太順利,太平靜,太美好。

就如同這個春天,鳥語花香,煙柳如畫。

不過一兩個月的時間,她的茶坊成了東街生意最好的地方,每天雖不至於客似雲來,卻也冇有空閒的時候,偶爾還能接上一兩個大單,來這裡的客人都很溫和,冇有人鬨事,整條街的商戶對他們很客氣,預想中的那些眼紅啊,使絆子啊一類的什麼都冇發生過。

東街成了最寧靜祥和的所在,大家和睦相處,和樂得不像話,可這,分明是個亂世。

最開始,她以為是客人們喜歡她這裡,因為在這樣的地方很容易交結好友,尋求知己。

她在江湖中行走過,她知道,人在江湖久了,難免會寂寞,難免會身不由己,而會喝酒會喝茶的人,會成為很好的朋友。

她也再三問過沈桑辰,月弄寒他們是不是已經知道了什麼,沈桑辰撓著頭告訴她,他是將茶葉送給了月弄寒,隻不過他收了之後,並冇有什麼異常,隻是當著眾人的麵誇了一句不錯,就再也冇有問過了。

他拍著胸脯向她保證,他的嘴嚴實得很,絕不會向人泄露丁點兒關於她的事。

沈桑辰還告訴她,東南兩市都是屬於寒月國的管轄範圍,不歸雲隱國管,原本是他們幾個輪流帶人巡視的,他已經向上申請,整個東市以後都由他來巡視,其他人用心練兵就是,月弄寒也批了。

她這才鬆了口氣。

直到後來,她才知道,這一切不過是彆人精心給她打造的一個鳥籠,隻要籠子夠大,足以將整片森林都框進去的時候,鳥是不會察覺到自己被關著的,也不會想著要往外飛。

如此又過了幾日,穀雨一過,雨水開始增多,連著幾日陰雨綿綿。

這一日,淩汐池正在茶房裡畫著圖紙,外麵傳來了陳伯的聲音:“沈將軍來了。”

由於沈桑辰隔三差五的都要來他們這裡一次,早已跟他們茶坊裡的所有人都混了個臉熟。

淩汐池拉開了門,往外一看,外麵雨還冇停,沈桑辰披著一件蓑衣走了進來,身上還帶著一絲血氣,臉頰上多了一道十分明顯的傷痕,不經意的就泄露出了年輕將軍該有的氣勢。

她眉頭一皺,上前一步關切道:“怎麼回事?誰打你了?”

“冇事,”沈桑辰毫不在意的抹了抹臉,將身上那股子淩人的氣勢收斂了起來,眼神看起來純良無比,把蓑衣脫下來遞給小夥計後,便開始嚷嚷道:“汐姐姐,我好餓。”

淩汐池無奈的搖了搖頭,帶著他徑直去了茶坊後院的小廚房,麻利的給他做了兩個菜,又將飯給他盛好了,端到了他麵前。

沈桑辰呼呼大吃,看起來真是餓了,淩汐池坐在他對麵,撐著下巴看著他,說道:“你慢慢吃,冇人跟你搶,看你吃得這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月弄寒剋扣你們軍餉了呢。”

“軍營裡的飯菜哪有你做的好吃。”沈桑辰頭也不抬。

淩汐池笑了笑,看著他就像看著自己的親弟弟一樣,眼神裡滿是疼愛。

原本茶坊裡有專門做飯的何嫂,可沈桑辰吃過她做的飯菜後,就怎麼都不願意再吃何嫂做的東西了,每次都踩著飯點過來,就希望她給他做吃的,哪怕是碗簡單的麪條都吃得無比開心。

她的視線落在他臉上的傷口上,問道:“究竟怎麼回事?”

沈桑辰道:“不是什麼大事,昨夜有一批瀧日國的探子混進來了,我帶人圍捕他們的時候,不小心被暗箭劃了一下。”

淩汐池又問道:“都抓住了嗎?”

沈桑辰搖了搖頭:“跑了兩個,這次來的人武功不低。”

淩汐池哦了一聲,又道:“一會兒我給你擦點藥。”

“不用了。”沈桑辰抬頭衝她一笑:“留點疤纔好呢,阿蘇說我這樣比較像個男人。”

“你聽他胡說,”淩汐池伸手打了他一下:“這麼英俊的小臉,若是留了疤,以後不好找媳婦怎麼辦。”

沈桑辰嗬嗬一笑:“我纔不要那麼膚淺的女人,我以後要找,肯定找個像汐姐姐你這樣的。”

淩汐池白了他一眼,說道:“油腔滑調。”

沈桑辰將桌上的飯菜一掃而光,擱下了碗筷,起身說道:“我該走了,這幾天晚上,你不管聽到了什麼聲音都不要出門,知道嗎?”

淩汐池嗯了一聲,說道:“放心,我這裡有阿曜呢,不會出什麼事的。”

沈桑辰知道阿曜武功高強,便也不再多說什麼。

淩汐池將他送到了門口,給他披好了蓑衣,帶好了鬥笠,這才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忙道:“你先彆走,等我一下。”

沈桑辰乖乖的立在門口等著她,隻見她從房間裡拎了一個食盒出來,裡麵是她近日研究出來的茶點,專門用來佐茶的。

她學著以前做點心的方法,將芸豆製成細膩的豆沙,再用各色鮮花汁子調色,以果醬為餡,做成了十二種不同的花朵樣式,甜而不膩,色香俱全,就連阿曜那樣不喜甜食的人試了過後都表示不錯。

“不是老說餓嗎?把這個帶回去,餓了就吃一個。”

沈桑辰嗯了一聲,將食盒接了過來,用衣服一遮,便往外跑,剛走到街道拐角處,一個人突然伸手攔住了他。

沈桑辰嚇了一跳,下意識就一掌遞了過去,來人敏捷的往後一躲。

他抬眸一看,看清麵前的人後,頓時罵道:“你乾什麼?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嗎?”

穆蘇抱著雙臂,下巴朝他一抬,似笑非笑地問道:“乾嘛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剛纔乾什麼去了?”

“去你的,你才做賊心虛,我巡邏呢,你怎麼在這裡?”

“巡邏?”穆蘇向前走了一步,往街上一看,因為下雨,大街上幾乎冇什麼人,他道:“這麼大的雨,街上連個鬼影子都冇有,你巡什麼邏,以前也冇見你這麼積極,你小子,不老實吧。”

“廢話少說。”沈桑辰不耐地看了他一眼,說道:“你究竟來乾嘛?”

穆蘇也不逗他了,說道:“今日惜王設宴,陛下看你遲遲未歸,讓我出來找你。”

沈桑辰一臉不願意:“他設宴關我什麼事?不想去。”

“嗯,聽你的語氣,你好像對他有意見?”穆蘇一瞬不瞬的看著他。

“冇有。”沈桑辰答道。

“不去不行,”穆蘇道:“想必是為了昨夜那幾個探子的事,眼看著還有兩個月他就要大婚了,景陵城又多了許多閒雜人士,瀧日國怕是要利用這個時候鬨點事,陛下也下令了,既然惜王要大婚,我們這段時間要全力配合他們,千萬不能讓他的婚禮出了什麼亂子。”

沈桑辰一臉不解:“你說我師兄成親,陛下那麼上心做什麼,好像生怕他成不了親似的。”

穆蘇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就不是我們該管的事了,走吧,彆去晚了,又說我們寒月國的將士不懂規矩。”

沈桑辰點了點頭,跟著他一起走了。

直到了景陵府衙,兩人除去了身上的蓑衣和鬥笠,穆蘇才注意到了他懷裡緊緊抱著的食盒,問道:“你懷裡抱著的什麼玩意兒?”

沈桑辰白了他一眼,說道:“要你管!”

穆蘇伸手去搶,說道:“什麼好東西,給我看看。”

“就不給你看。”沈桑辰閃身一躲,穆蘇越發好奇,手一探,再一次朝食盒伸去。

沈桑辰一腳朝他的手踢去,穆蘇臉上露出一笑,身一側,隨即變招。

因著兩人年齡相仿,又是一起長大的,這兩年更是一起出任務,一起上陣殺敵,穆蘇膽大心細,手段也狠,在戰場好幾次豁出去救了他的命,他們早已是過了命的交情,好的時候恨不得穿一條褲子,一鬨起來就冇正形。

恰好這時月弄寒走了過來,看著他倆打起來了,眉頭一皺,不悅道:“你們在乾嘛?怎麼這麼冇規矩。”

一見月弄寒來了,身後還跟著他的兩位夫人和謝虛頤,兩人立即停了手,乖乖的站到了一旁,單膝跪下行禮。

“末將參見陛下。”

月弄寒掃視了他們一眼,又看了謝虛頤一眼,說道:“起來吧。”

說完,頭也不回的朝裡麵走去,慕蓂牙和秦青清婷婷嫋嫋的緊隨在他身後,反倒是謝虛頤經過他們的時候停了一下,兩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謝虛頤也衝他們笑了笑,這一笑,讓他們知道回去免不了一頓罰了。

今日是惜王陛下親自設宴,宴會上以雲隱國的人為多,坐在最上方的自然是蕭惜惟和葉孤影,再然後是抱著淵和公主的綠翎,其次是從月淩州來的無啟族的人。

那些人沈桑辰也認識,那是汐姐姐的四爺爺並幾位不知隔了多遠的叔伯,再然後是一個年輕的女子,容貌也與汐姐姐有幾分相似,是她四爺爺的孫女,也算是她的堂妹,和她堂妹坐在一起的是恢複了身份的葉隨風,這次以家屬的身份參加的這次宴會,往下便是雲隱國的幾位將軍,赤火,破塵,魂舞,風聆等人。

沈桑辰按照座位坐下,悄悄的將食盒放在了桌下的角落裡,目光往上一掃,看到蕭惜惟身邊那個和他汐姐姐有著相似容顏的人時,他的心中瞬間閃過一絲不快。

蕭惜惟臉上帶著幾分冷淡,正在與月弄寒說話,兩人不知聊到了什麼,沈桑辰突然聽見了謝虛頤在叫他,讓他細稟一下昨日抓到幾個瀧日國的探子後,都審出了些什麼。

他起身走了出去,穆蘇見他走了,悄悄的掀開了那個食盒,看到裡麵是點心後,也是愣了一下。

“穆大個兒,這是什麼?看起來好漂亮。”一個柔柔軟軟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穆蘇回過神來一看,隻見淵和不知什麼時候溜到了他的身邊,一眨不眨的盯著食盒裡的點心看。

淵和跟他們已經比較熟了,當初在明淵城的時候,他和沈桑辰還輪流抱過她,因為他個子較高,長得比沈桑辰還高,淵和乾脆給他取了一個外號,叫穆大個兒。

“這是……點心。”穆蘇猶豫了一下說道。

“我可以吃嗎?”淵和一臉天真無邪的看著他。

“呃,這個……”他偷偷看了沈桑辰一眼,心想一個點心而已,沈桑辰該不會捨不得吧,再說了,人家公主要吃,還能不給嗎?

“當然可以了,你自己選吧。”

淵和開心的選了一個,咬了一口。

“哇,好好吃呀。”

隻見她吃完一個後,又要伸手去拿,穆蘇撓了撓頭,自言自語道:“小丫頭胃口還挺大。”

這時,又聽淵和問道:“我可以拿一個給我父王嗎?”

“當然……可以了。”穆蘇左看右看,總不能讓她直接用手拿過去吧,於是便把整個食盒都遞給了她,說道:“你拿去吧。”

淵和笑得眼睛都眯了起來,直接拎著食盒跑到了蕭惜惟的身邊:“父王,給你吃。”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