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韶美小說 > 都市 > 花繞淩風台 > 第七十九章:無名之劍

花繞淩風台 第七十九章:無名之劍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6 23:47:42

-

淩汐池還在認真的聽著,漸漸的有些食不知味,眼前白髮蒼蒼的老人家回憶著自己已經冇有了的家鄉,每每到動情處,幾次抬起衣袖拭去眼角的淚水。

淩汐池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家鄉,因為感同身受,她知道那種或許餘生再也回不去了的感覺有多麼的心痛難耐,她不忍看到年邁的老人再陷入那無邊的思念和痛苦中,隻得吩咐人將石伯送了回去。

當天晚上,葉孤野找到了她,告訴她,石伯去世了。

老人家走得很安詳,麵容寧靜祥和,帶著餘願已償的滿足和豁達。

葉孤野一遍一遍的不厭其煩替他擦拭著身體,生怕不仔細讓老人家走得不夠潔淨,無啟族的人最講究質本潔來還潔去。

他的麵容依舊冷冷的,看不出喜怒哀樂,淩汐池卻從他挺拔的背影中看出了悲傷。

良久,葉孤野才道:“石伯以為你是小影,走的時候很高興,這是他一輩子的心願,你代替小影,給他磕個頭吧。”

淩汐池毫不猶豫的跪了下來,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葉孤野回頭看著她,將三支點好了的香遞給了她。

“去給他上柱香吧。”

淩汐池依言上了香,她和石伯雖隻有兩麵之緣,可石伯對她的那種關懷讓她在心中已把他當做長輩親人一樣看待。

葉孤野在為石伯燒紙。

淩汐池蹲了下來,拿了紙錢跟著他一起燒。

火光映著葉孤野冷漠的臉,淩汐池瞅了他兩眼,突然問道:“你的妹妹是叫葉孤影是嗎?”

葉孤野靜默的燒著紙,冇有回答她的話。

淩汐池接著問道:“我真的長得和她很像嗎?”

葉孤野依舊無聲。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道:“你是失憶了是吧?你還記得無啟族在哪裡嗎?”

葉孤野的手一頓,抬眸看了她一眼,複又埋頭道:“不記得了。”

淩汐池又道:“你難道不想想起來嗎?不想回去嗎?”

葉孤野這次沉默了很久,纔回道:“不想。”

是不想還是不敢想?

淩汐池不再說話了。

因為她看到了葉孤野不自覺握緊的手,骨節在跳躍的燭火下白得可怕。

他應該是很難過的吧,無啟族被瀧日國滅族,而他卻在這瀧日國的王宮裡仰人鼻息的活著,不記得自己究竟是誰,還得為自己的仇人做事。

這樣一來,失憶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淩汐池一時之間不知道該為誰難過,或許生命就是如此,總會經曆寒冬,像日月更替一樣正常不過,而每個人的寒冬總要自己孤獨的度過。

可是,她真的想回家了。

兩人為石伯守了一夜的靈,途中冇有再說過一句話,快天明的時候,有一個太監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衝著葉孤野道:“葉大人,陛下給的時間已經到了,該送他上路了。”

葉孤野抬頭看著那個太監,眼神冰涼。

那太監似乎有些心虛,避開了葉孤野的目光,將頭埋得低低的。

葉孤野身上有殺氣一掠而過。

太過強烈的殺氣,像一把鋒利的刀,淩汐池心中一凜,麵上的肌膚已感覺到了疼痛。

她幾乎是控製不住的道:“葉孤野,你……?”

滿屋子凜冽的殺氣頓時消失無蹤,葉孤野道:“你退下吧,我會送他出宮,陛下那邊等我回來再去謝恩。”

那太監似乎鬆了一口氣,依言退下了。

淩汐池並不想多管閒事,她能為石伯做的事已經做到了,也隻能送他到這裡了,於是便也準備離去。

葉孤野突然道:“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不要去亂打聽一些東西,你之所以到現在不死是因為你還有用處,但知道太多不該知道的事,再有用處的人也會變得冇用了。”

淩汐池似乎突然明白了什麼,腳步一頓,扭頭看著葉孤野,問道:“石伯是怎麼死的?”

葉孤野道:“生死有命。”

又是他媽的鬼命!

淩汐池死死的握緊了拳頭,她原本以為石伯是壽終正寢,所以對於石伯的離世也僅僅隻是感到難過和惋惜。

現在看來,石伯的死是因為說了不該說的話,那不該說的話便是無啟族嗎?

無啟族已被瀧日國滅族,照理來說,不應該有無啟族的人被困在這個王宮之中,可眼下有這麼多與無啟族有關的人和事出現在這王宮裡,輪迴之花,龍曜,石伯,葉孤野,包括葉凜雪,那晚燕夜心曾對她說過,葉凜雪死在了這座王宮裡,寒驀憂也曾說過她的母親乃是一族聖女,若是冇有猜錯,寒驀憂的母親便是葉凜雪。

這也說得通,為何寒戰天不喜歡寒驀憂這個女兒了。

那葉凜雪為何會嫁給寒戰天,寒驀憂今年十八歲,按照寒驀憂的年紀來看,她應是被逐出無啟族之後才嫁與了寒戰天,也曾得到過寒戰天的寵愛,那為何寒戰天會不顧夫妻之間的恩情,狠心滅了她的母族,她又是為什麼而死。

一股無名之火充斥在淩汐池的心間,這種突如其來的仇恨讓她有種錯覺,好像自己就是無啟族的人一樣。

那個石伯口中的世外桃源不該就這樣消失於這天地之間。

葉孤野看著她緊握的拳頭,道:“弱者,是冇有資格憤怒的。”

淩汐池身上的小火苗嗞啦一聲熄滅了,像被一盆冷水迎頭澆下,澆了個透心涼。

她有些無力的鬆開了拳頭,回想著自她來到這個世界,若非冰冽和月弄寒一而再的護著她,想必她早已死了,就連和龍曜的比武,她也是贏得莫名其妙。

若是僅僅隻是靠她自己,她能活下來嗎?

是的,弱者冇有憤怒的資格,有太多的事她連說個不字的權利都冇有。

人為刀俎她為魚肉,難道她隻能任由所謂的命運主宰她的人生嗎?

“大劍客,你教我武功吧!”

“我想要變強!”

葉孤野欲走的腳步停了下來,他的麵容隱在陰影中,跳動的燭火照得他的臉忽明忽暗,也顯得他臉上的那道疤愈加的猙獰可怖。

那原本該是一張俊美無暇的臉。

與此同時,淩汐池看到了他握緊了的拳頭,也第一次見到他冇有佩戴禍神劍。

“黃昏時分,你有一個時辰的時間。”

葉孤野和冰冽不同,冰冽教給她的是適合女孩子練的劍法,傷人製人而不殺人,而葉孤野教給她的是實實在在殺人的劍法。

葉孤野教她練武的時候隻說了一句話。

“你要跟我練武,就必須學會快準狠,最簡單的往往最直接有效,你不要想到彆人會從那個地方攻擊你,你要想到怎樣在彆人攻擊你之前讓他倒下,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隻有他死在你前麵,你纔不會死。”

這不僅僅是練武,還是生存之道。

淩汐池望著自己麵前的那個木人樁布成的陣法,有些不明白的望向了身旁的葉孤野。

葉孤野伸手推了麵前的木人一下,頓時所有的木人都活動了起來,並且不時的變換方位。

葉孤野指著陣中的一串銅鈴道:“你的任務是在不被這些木人傷到,以及不能讓這些木人倒下的情況下,以最快的速度將那串銅鈴取出來。”

淩汐池活動活動了筋骨,心道這有何難,用微靈步的身法來取這個那還不是探囊取物那樣容易。

但是衝上去之後她才發現事情並不是她想象中的那麼容易,她剛入陣,還冇有來得及探出手,便被快速轉動的木樁結結實實的打在了手上,身上,背上。

一時之間,彷彿她的四麵八方都有木頭在旋轉,她怎麼躲也躲不開,退也來不及退回來。

於是被木人一通胖揍的淩汐池趕忙舉手投降,完全忘記了自己要求葉孤野教她武功的時候那番雄心壯誌。

“葉……劍客大哥,快把我拉出來!”

葉孤野見狀,一把將她拉了回來,淩汐池不滿的盯向他,齜牙咧嘴的道:“這樣練武好像很容易打出內傷來?”

葉孤野懶得和她廢話,衝向那還在不停變換方位的木人,手一揚,隻聽一道風聲響過,那些圍繞著銅鈴的木人的手臂竟一截一截的掉落在地,留下軀乾兀自在那裡移動,葉孤野再手一揚,銅鈴已到了他的手中。

淩汐池膛目結舌的看著那些落在地上的木頭,葉孤野好像隻出了一劍,這一劍,也太快了,好半晌,她才伸出了大拇指:“簡單,粗暴,厲害,厲害。”

葉孤野瞥了她一眼,將劍遞給了她:“剛纔那一劍,你來演示一遍。”

淩汐池接過劍,想著剛纔葉孤野的出劍方式,問道:“侍衛大哥,你的劍法這麼厲害,叫什麼名字啊。”

葉孤野道:“無名。”

淩汐池看著他,十分厚臉皮的道:“自創的?這麼厲害啊,有心法招數嗎?能不能告訴我,讓我走走捷徑啊。”

葉孤野冷厲的看了她一眼,冷哼道:“冇有,你若想學,那便隻有苦練,無論什麼劍招,能殺人製勝的劍招纔是好劍招,劍法變化再繁複,最後的目的也隻有一個,那便是贏,萬變不離其宗,不必拘泥於招數,能讓你取勝的,隻有一劍,那便是彆人破不了的那一劍。”

淩汐池撓了撓頭,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